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除了房子,我一无所有

-1-

千万“负”翁太多,有钱消费的太少

倘若用鲁迅先生的风格来形容中国的房子,大概是这样的:“中国有两个时代,一个是暂时当稳了房奴的时代,一个是想当房奴而不得的时代。”

我国“房奴”绝对是一个庞大群体,由于过去几年房价不断攀升,无论投资客还是普通购房者都削尖了脑袋往房产市场里冲,开发商看到如此庞大需求,也更加卖力拿地盖房。长此以往,原本几千的房价被硬生生的推到几万,甚至几十万,可能是被房价涨怕了吧,对房子有真正需求的人不得已拿出全家老小的积蓄交上首付,走上了房奴的道路。

前两天看到一份数据,据悉我国通过银行贷款买房的家庭大约有2亿户,单算家里的主力“还贷”者,房奴人数应该有4亿多了,而不管哪个城市的购房者他们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没钱消费。

一二线城市购房者收入高,但房价也高的离谱,早前有份报告显示大陆每940人中就有1人是千万富豪,而在千万资产的高净值人群中,北京更是每83人中就有1人拥有千万资产,确实在北京买套小居室的房子都要几百万,地段好的价值千万绝对够了,但是很多人的生活并不幸福,因为房子值多少钱就意味他们要背负多少贷款。

所谓的千万富翁,也可以叫做千万‘负’翁,所谓的百万富翁,也可以叫做百万‘负’翁,收入高的同时也要承担高负债,而三四线城市的房价用当地人的薪资来购买也是非常艰难的。

所以谁还有多余的闲钱消费?

起初我们一无所有,后来什么都有了,却没了我们?

后来的我们

主演:井柏然 / 周冬雨 / 田壮壮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 2 -

被房子“绑架”的中国人

如果说之前奋斗工作是为了实现梦想,那现在工作应该是为了尽快还完房贷,对多数选择贷款买房的家庭来说,他们未来的20-30年已经变相被银行贷款捆绑住了,房子吞噬了国人的全部购买力,很多家庭除了房子一无所有。

从1990年至今,我大中国城镇居民的消费性支出增幅有两次低点,第一次是1998年,当年度的人均消费支出增幅只有3.5%。

到2017年,我大中国的居民消费性支出增幅下降到5.9%,乃是1990年以来的次低值,仅比1998年好一点。

与1998年的国企大规模亏损导致居民消费力低下不一样,这一次居民没钱消费的原因,在于老百姓手里的钱,都被房地产市场吞噬干净了。

过去10多年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是否更早地买了房,这种并不创造什么的财富增长是决定中国普通家庭财富高低,拉开普通家庭贫富悬殊的关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