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海特警在珠峰之巅歌唱祖国!攀登中磨砺职业匠心!

2018年5月16日7时37分,44岁的上海市公安局特警总队战训支队教官刘昊登顶珠穆朗玛峰。

沐浴着金色阳光的珠穆朗玛峰顶,温度仍然低至零下30摄氏度。刘昊冒着危险,在10分钟时间内换穿特警制服、身披“上海公安”的红旗,还特意穿了一套绣着“不忘初心”的“熊猫装”,唱了一曲《歌唱祖国》——每一个在这“此生可能再也来不了”的地球之巅的举动,都寄托了刘昊的特殊愿景。

昨天晚上22时许,刘昊回到海拔5200米左右的珠峰大本营。没有充电器,手机信号微弱,刘昊在零下30度的帐篷外跟记者进行微信连线。语音中不时传来各国语言的喊声和沉重的喘息音。

“我是一个特警教官,负责攀岩、索降、急救这些带有极限性质的项目。”尽管接近晚上23时“实在太饿”的刘昊才终于吃上了一顿久违的炒饭,但他仍然难掩兴奋:“攀登珠峰是极限中的极限。作为一名特警教官,如果不真正体验一次攀爬世界最高峰的感觉,那是有遗憾的。”

攀登过程多次遇雪崩落石

今年4月7日,在单位支持下,刘昊自费前往西藏拉萨,准备完成自己准备了十几年的攀登珠穆朗玛峰计划。

从西藏到日喀则,再到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随后登陆5800米的高地,再爬上6400米的营地——刘昊跟随国内最专业的登山训练机构一起挑战珠峰。在6400米这一道“坎”,一些经验丰富的登山爱好者也败下阵来。再往上走,刘昊用“一点点推”来形容这个过程:“让自己不断适应新的海拔高度”。超过7500米时,刘昊和同行者必须使用氧气:“这已经是正常人类的极限了。”看到近在咫尺撒满金色阳光的珠峰之巅时,刘昊和同行者必须手脚并用地攀上顶峰。

历时将近45天,从训练到攀登,刘昊最终成功攻顶珠峰。

攀登过程中曾遭遇那些危险?刘昊一时说不上来。身处珠峰,连呼吸都暗藏危险。

“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首先面临的问题就是缺氧。”刘昊说,珠峰上的空气含氧量只有上海这样的低海拔城市的1/3甚至更低,并随着海拔升高逐渐稀薄,连走路都很困难。一开始刘昊晚上睡觉都很困难,将睡未睡时会被猛然憋醒——因为缺氧,呼吸自然变得急促:“适当使用氧气,并且让身体逐步适应这个环境。”电话那头,刘昊在海拔5200米处“现场演示”:简单运动之后,他的声音明显变得粗重,上气不接下气。

雪峰之上,走路必须步步为营。皑皑白雪之下暗藏陷阱,许多沟壑裂缝被冰雪覆盖,一旦登山者踩空就会掉落,这几乎是致命的危险。而雪崩、落石这样令人闻之色变的危险,在刘昊看来已经“不算什么”:“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而且随机发生。”曾经参加过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的刘昊有经验:必须时刻注意声音变化,一旦听到异响不能紧张,而是立即辨别方向,预判雪崩和落石的路径:“因为雪崩和落石不是按直线走的,而是根据受力在改变方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