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数字化如何改变理财习惯?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及区块链技术的广泛普及,投资者对财富管理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产生了更强烈的需求,数字财富管理应运而生。值得关注的是,当前数字财富的发展现状如何?又有哪些新的技术模式呢?

四类参与方积极布局

所谓数字财富管理(DWM),指的是以数据和技术驱动的端到端的创新为价值定位;针对价格敏感、便捷性诉求高且乐于尝试技术创新的财富管理客户;提供简单易懂、信息透明、相对更标准的产品;通过互联网、移动端,以视频和机器人等为交互手段,随时随地提供高效、便捷、透明的服务体验。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比上年增长9.0%;高收入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4934元;据《全球数字财富管理报告2018》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美、中、英及新加坡这四大主要财富管理市场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销售规模已达到6万亿美元,中国市场规模虽已超2万亿美元,然而线上化渗透率仅34.6%。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随着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互联网与移动设备的普及、财富管理意识增强及金融科技的发展,未来数字财富管理市场发展前景可期。

随着投资者对财富管理数字化产品和服务需求的增加,各金融相关机构不断深化金融科技布局,探索数字化财富管理之道。“我国参与方主要可以分为四类,包括流量型互联网企业、综合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垂直型资讯平台及银行、券商等传统型金融机构。”盈灿咨询研究员陈燕玲表示。

从现状看,流量型和综合型企业基于长期金融科技探索及逐步搭建成的资产类型丰富的综合理财平台,在数字化财富管理布局上有一定的优势,而垂直型、传统型机构起步较晚,价值定位、开放平台模式和技术应用能力等多个方面都需要努力提升。

“在积极探索财富管理数字化的同时,各参与方之间也在不断推进金融科技合作。2017年国有五大行陆续与百度、阿里、腾讯、京东及苏宁金融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而2018年京东金融、蚂蚁金服等相继弱化金融属性,强调科技公司属性。”陈燕玲表示,从四类参与方起源来看,在科技、金融资产、资讯等领域各有不同的优势,未来或许会继续合作,进一步深化金融科技探索,形成优势互补,共同推进我国财富管理数字化进程。

科技为手段、数据为核心

数字化财富管理交易流程包括数字化营销、新客注册认证、用户建档、个性化产品推荐、用户追踪和产品优化等六个环节。“大数据是中心,整合财富管理机构历史积累数据及外部渠道数据,同时通过云计算对数据进行分析、存储,全流程贯穿人工智能服务,提升财富管理产品线上化水平,优化用户体验,通过区块链技术链接各个节点,提升服务效率。”陈燕玲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