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黑山,“辽西绿岛”的自然与野趣

大黑山,一个太普通的名字,以至于脱口而出时,听不见一丝的旖旎,辽宁、四川、云南,许多地方都有一座名叫“大黑山”的山,却没有一座得以闻名于大江南北。第一次知道辽宁北票的大黑山时,并没有细究它的风光,也不执着于“辽西绿岛”的称号,只是想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寻一座静谧的山,呼吸森林的味道,回归野趣的自然。

来到北票,在黑夜中第一次接近大黑山时,看不见眼前的山峦,只感觉到山风的一丝凉意。几乎在下车的瞬间,便决定了此行的节奏。不去一个个景点打卡,甚至,不去刻意的攀爬一座座高峰,只是在这山间停留,看一树花开,看五月薄冰,或者,只是躺在床上,看一本书,喝一杯茶,听山峰的声音,等时间的流逝。

▼山峦,等待着日出的绽放

凌晨4点,披星戴月,呼吸着清晨最新鲜的空气,慢慢的,沿着山路攀爬,不高不矮的山峰,平易近人,不会腰酸背痛,不会呼吸困难,有的,只是悠然自得。半小时的攀登,一段小路的手脚并用,便轻松的抵达平顶山山顶。站在平顶山山顶的巨石上,看山峦叠嶂,等日出东方。

每一次等待,都是一场修行,太阳每天升起,这一份日出,却因为等待变得不一样。在等待中,看着依旧明亮的月光,看着前方的山峦染上暖暖的晨光。当太阳终于慢慢升起,坐在巨石上,望着太阳的方向,望着眼前绿色的海洋,没有想象中的豪迈壮观,却润物细无声,能将久等的心抚平。

不是非得等一场日出,只是兴之所至,顺其自然。在并不完美的日出中,也便有着自己的乐趣。当感受到山峦间不一样的色彩之后,在之后的几天,也便忘记了早起,甚至,不去刻意的拍一场日落,只是随心所欲,随性停留。

▼山花,盛开着烂漫的春天

其时,已经是夏天,大黑山上的杜鹃花已经化作春泥,而我,却在夏日,遇见了独属于大黑山的春天。这个春天,有野山花的烂漫,有五月冰的奇迹,有还魂草的传说,有野山杏的酸爽;这个春天,是大黑山的野趣与自然。

五月,天气已经变得炎热,大黑山却有一个五月冰,凉爽宜人,冰层不化。没有去探究它不化的原因,只是感受着自然的奇迹。

山间的峭壁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还魂草,粗看,像极了枯死的植物。原本并不在意,可是,当听到它轰轰烈烈的名字,“还魂草”,便想要挖一束带回家。还魂草当然不能真的“还魂”,只是有着治疗风湿的作用,只是,单单这个名字,像是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一般,就可以引发太多传说。

大黑山上挂满了野山杏,还没有长大,只是小小的颗粒,却已经成为我们爬山时生津解渴的必备品。只是路边随手一摘,便可以品尝,随意的放入口中,那酸爽,正是大黑山的味道。

我不知道大黑山有多少种花开,只是,在初夏,依旧看见了满山的烂漫山花,叫不出来名字,却能看到它们野性生长,随性绽放,这份自由的气息,是花盆里的花所没有的。扎根在大黑山的土地上,它们不娇贵,却绽放成自己最美的样子。

▼山石,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大黑山不是北方的豪迈,没有南方的秀美,却独有一种原始与朴实的气质。一座座山石,在大黑山伫立,风雨无阻,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大黑山为燕山山脉造山运动时从海边隆起,早期的海水侵蚀,形成了千奇百怪的奇峰异石,“奇峰倒栽天公叹,绝顶悬石鬼神惊”。这种“奇”,没有张家界的惊艳,没有黄山的壮美,却有着自己的清幽与野趣。在山间流连,不需要想起其他的名山大川,只是慢慢的,走进后花园,感受着日常的自然。

许多山石在风雨的作用下汲取了天地间的灵气,长成了自己的样子,龙、乌龟、熊猫……不想去一个个的辨识这些山石,像什么,与我并无太大干系,只是,在这些山石中,感受到了它的坚持与守护。只是伫立在山间,永恒不变,它们却见证着大黑山的沧海桑田,讲述着北票古老的故事。

作者简介:觉非行记,旅游体验师,旅游摄影师,各平台旅行家。

新浪微博:@觉非行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