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滴滴顺风车末日时刻?

来源|钛媒体(科技引领新经济)

作者|张远

一旦将顺风车的准入门槛、监管水平提高到专车、快车一样高,这块“缓冲地带”就会被严重挤压,很多视之如“鸡肋”的顺风车主将退出“后备军”队伍。

因为空姐打车遇害案持续的舆论发酵,难逃其咎的滴滴顺风车成为千夫所指,其车主审核、产品设计、投诉受理等方面漏洞都被一一检视、放大,更因为很多人并不能分清顺风车与网约车的区别,网约车业务也被受累殃及,更有声音呼吁直接关停顺风车业务。在这样的舆论危机之下,滴滴在紧急自查的基础上,决定自5月12日零点起,顺风车业务在全国范围内下线,停业自查整改一周。

当滴滴早已变成了一家出行服务公司,顺风车——作为共享经济的最后一块“残留”,作为撮合共同出行需求、提高社会出行效率的“真共享”,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来源《财经》

直到惨剧发生,很多人才注意到滴滴早已将顺风车“剥离”出主营业务,在滴滴的业务架构中被归入“其他业务部门”,说明了其内部的“边缘化”处境。

虽然滴滴发布2017年滴滴平台就业报告显示,50.7%的司机每天工作时长在两小时以内。滴滴顺风车注册车主达到了3000万,然而顺风车日均200万的订单,只占到滴滴平台总单量的十分之一。

无论是从对车主的掌控能力、盈利能力还是从运力供给、总体服务水平来看来看,顺风车业务都比不上快车、专车和出租车业务,但同时滴滴投入的精力也相对较少,只是提供了一个需求匹配撮合平台,却依然可以收取5——15%的平台服务费。

顺风车业务是滴滴作为共享出行的代表的一块不可少的“招牌”,起到了如下作用:

1. 进一步培养大众用户出行坐车的习惯,逐步转化成专车快车用户;

2. 顺风车主既然能上线接单,那转化成快车、专车司机的机会也更大;

3.在滴滴专业运力因为需求密度太低而无法覆盖的地区,顺风车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有效供给。另一方面,顺风车作为价格最低的一档“兜底”服务,满足了很多价格敏感用户、效率钝感人士的出行需求,尤其是在上下班高峰运力不足、春节跨城专车太贵的情况下。同时,顺风车是滴滴司机“可进可退”的弹性缓冲地带,3000万顺风车主是滴滴出行服务的“后备军”。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顺风车因其共享出行的性质,也是出行市场管理的空白地带。对于顺风车,《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仅仅在第三十八条有所涉及: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按城市人民政府有关规定执行。等于将立法权限(和管理义务)下放到了市一级人民政府。然而,包括郑州市政府在内,地方政府对于合乘车(顺风车)的法规都处于缺位状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