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戈壁黄沙中的那些废墟,你看到的不止是惊悚

之前在江南一带徒步时,见过因为人口外迁而逐渐废弃的村庄。野草占领了小路,蔓藤爬满了墙壁,人类前脚离去,大自然就迫不及待的收回自己的领地,一派萧索之外,有着另一种欣欣向荣的生机。

可是在西北,却不是这样。

在那些充满着神秘色彩的探险小说里,经常会写到西北的废墟。它们通常繁荣一时却又不明原因地一夜消失,渐渐在周围人的记忆里淡去,不被历史记载;它们藏身在荒漠深处的无人区,有的更是深埋地下,等待后世的探险者揭开面纱,还有与之一起埋入黄沙的种种传说。

比如楼兰。

不过今天我要说的不是这些,不是这些徒留给我们一个又一个解不开的谜团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太过久远,远到历史学家们都无法看清当年的真相,只好交由脑洞大开的写作者想象出各种版本的故事。

这一次出镜的废墟,它们被废弃的时间都不长,那些繁华过的印记还未散去,墙壁上的色彩和文字犹在。没有了江南旺盛的雨水和绿意,这里的废墟好像不过是渐渐干枯了下去,如同年少时夹在书本里的那片树叶,多年后翻出,依然能够看清上面的脉络。只不过,它再也不是鲜活的罢了。

冷湖旧镇

过了大柴旦再向西北,愈发接近青海与甘肃、新疆的交界处,有一个叫做冷湖的地方。这里是柴达木盆地的一个边儿,是“西北苦寒之地”活生生的写照,千万年来鲜有人类踏足。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

地下的石油,让这片寂静了许久的土地忽然喧闹起来,一个城镇,就这么从无到有。50年代末,青海石油管理局搬迁至此,冷湖最辉煌的时代也拉开序幕。

可是,随着资源开采殆尽,曾经十几万人的矿业重镇,终究不过留下一座空城。

到达冷湖镇的时候是凌晨2点半,经历了不靠谱的导航、夜半无人的戈壁和猛烈横风的洗礼。主路两旁黑洞洞的建筑让人怀疑这里是否早已被废弃,好在勉强找到了一家还亮着灯的小旅馆安身。

第二天一早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这里:三条主街,其中的两条旁边就是戈壁;建筑虽不多,但是很是干净整齐,似乎有人重新粉刷过,颜色鲜亮跳脱;有人拖着大水管,给路边的小树和花坛浇水,维护着难得的一片绿色。路上人不多,但若问起,几乎每一个都会很热情地聊两句当年的景象,再加上最后的感慨,“唉,现在没人了嘛”。

他们说,人搬走了,建筑也拆了不少。他们还说,“城外有个老基地呢,应该去看看”。

出了镇子没多远,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基地。远远望去,大片半坍塌的建筑伫立在戈壁滩上,色彩与戈壁的沙石几乎融为一体。空旷的大地,近在咫尺的天空下,荒废的老城,即使是下午的阳光灿烂,也难以驱散那一分隐约包含在空气里的些许悲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