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励志】钟天使:天才不过是比任何人都努力

漆黑的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光滑的地板上倒映着唯一的亮光——天花板上的电子显示屏上打出一串红色的数字20:50。

这是位于北京石景山的老山自行车馆,女子场地自行车国家队就在这儿训练。

走廊的灯光亮起,一串脚步声传来,脚步声的主人正是包括钟天使在内的几名国家队队员们。她们推开其中一扇门,门后的屋子局促狭小,各式运动器械紧紧地挨在一起,瑜伽垫、杠铃堆在另一个角落;透过磨砂的窗户投射进来一片冰冷而模糊的光线。

这里是训练队的健身房。很难想象,从这儿诞生了国际顶尖的自行车运动员,诞生了亚运会乃至奥运会的冠军。

长达数小时的场地训练结束后,几个女队员身着的训练服已经被汗水打透了好几遍。她们又回到健身房,加码训练,为三个月后即将到来的亚运会全力备战。

半路“天才”

钟天使是队里的老将,也是里约奥运的女子团体竞速赛金牌得主,实现了中国国家队在这个项目上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媒体报道里,钟天使的名字总和“天才”放在一起。

“我们家小宝从小就有天赋。”在钟天使母亲杨文娟的记忆中,6岁的钟天使就能把自行车骑得很溜。因为家里条件不好,钟天使小时候的玩具很少。最早留意起女儿喜欢骑车的妈妈,咬咬牙拿出160元,托人买了一辆12寸的儿童自行车。没想到女儿越骑越欢,“老练得很。”

钟天使自己并不认可“天才”这个称号。小时候她比较瘦弱,父母让她去骑自行车主要还是为了练好身体,不想却被浦东新区第三少体校的自行车教练王海利选中。她曾说自己就是运动白痴,没有任何运动基础,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教练会选中她。

但王海利一眼看中了钟天使。虽然那时的钟天使长得瘦小,但是在立定跳远测试中,一蹦就是两米,相比同龄的小孩成绩异常突出;在肺活量测试中“一口气吹得厉害,表现最好”。

钟天使从小自卑。她的学习成绩平平,进了自行车队也自认“天赋最差”;她觉得自己不好看,训练时脸上留了疤痕,她说没关系,因为“本身也没有颜值”;她看年轻的队友玩游戏,觉得她们都很聪明,而自己玩的都是“很弱智的小游戏”。因为性格内向,她不太善于与人交际,很羡慕那些能轻松交到朋友的人。

钟天使母女俩都曾有过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教练王海利却怎么也不肯放人,反而三番四次地劝说:“这个孩子的天赋极高,千万不能浪费啊。”王海利甚至拍着胸脯说,如果是学费有困难,他可以出。退学一事就这么作罢了。“小宝从小就特别懂事”,杨文娟说,从那以后,钟天使回家也再没提过退学,训练再辛苦,也不见她回家哭。

但在赛场上,钟天使的性格也给她带来过一些麻烦。自行车场地竞速赛讲求气势,在发令枪响前,两位选手狭路相逢相互逼视,用眼神震慑对手。她曾亲眼看到一名运动员在出发前被对手的眼神吓住,输掉比赛。她也曾感到担忧,因为内向,她认为自己不具备震慑对手的强势。

然而王海利说,钟天使的优点在于韧性,每一堂课都非常努力,每一次比赛都非常拼。这是一个优秀运动员的品质。

后来钟天使遇到了国家队的外籍教练本·努瓦,后者成了她的心理医生。教练的表情和肢体动作都洋溢着热情,很擅长鼓励运动员。在钟天使上场前,他会盯着钟天使的眼睛说:“你是最优秀的,全场观众都是为你一个人而来”。

在本·努瓦眼中,钟天使就是一个“天才”。

在本·努瓦的训练和鼓励下,钟天使走上了奥运冠军的领奖台,“天才”的说法也流传开来。她第一次感到了自信:“奥运金牌是一个运动员的最高荣誉,我得到了,证明我是成功过的。我觉得现在我还可以。”

关于是不是天才,她依然不能确定,但她把“天赋差”的标签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我可能车感比较好,有人车合一的感觉。”

下一站,雅加达!

下午3点,队员们戴好头盔,推着自行车进入了训练馆。赛道上呼啸而来自行车轮飞速转动的声音与教练最大分贝的喊话,紧张程度不亚于国际大赛现场。

事实上赛事已经逼近她们, 2018雅加达亚运会就在眼前。

中国国家女子场地自行车队是世界一流强队,承担着亚运夺金的任务。参赛名单还没定,她们不着急也不担心。钟天使沉浸在日常训练生活中,似乎没有什么能打扰她。

训练接近尾声,她们在赛道上减低了速度。放开双手,任自行车带着身体平稳前行,这或许就是那“人车合一”。

转载自 浦东体育源

--------------------------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