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的节日 ll 在博物馆里富养孩子

文字丨『誰最中國』

图片丨来自网络

陈丹青在《局部》第一集中谈到《千里江山图》的时候,他一边感叹着时年十八岁的王希孟敏感澎湃的艺术感知力和把加法做得富而不腻的少年野心,一边随口琐碎到“有心的朋友,可以坐地铁到故宫去看”。后来他的朋友史航笑说,这真是一句又恳切又老实的话了,“他连地铁都提到了,生怕你不去。”

博物馆,是一个国家最平等的公共场所之一。比歌剧院亲民,比画册课本立体。“大卫作为雕塑,你见过各种尺寸的图片了,你也记得他有5米高,然而你翻画册的时候,不容易绕到后面去看到他的屁股以及肌肉走向。”而博物馆和美术馆就提供了这样一个立体又亲切的自由审美现场。博物馆始终是平等的,它以一个尽可能包容的姿态欢迎这个世界上所有寻求未知的人们的到来。多元的文化力量和丰富的内容足以让孩子们在博物馆里得到精神上的富养。

中国近年民间流传这样一句训言“穷养儿子富养女”。然而少有家长能明白“穷”和“富”的真正含义,偏离了适当的分寸,穷养和富养到头来也不过是为粗鄙鲁莽找借口,为娇生惯养找理由。

富养的徐霞客,可以成为淡泊名利的探险奇人;而在亚洲难民移民家庭中养大的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en)也能成为Facebook的老板娘,与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一起以女儿Max的名义捐出99%的Facebook股份做慈善,希望能为女儿创造一个没有病痛、平等又个性化教育的世界。

在海量信息冲刷一切的今天,世界前所未有地透明。人们把对未知事物的探索全数交给搜索引擎,得来得如此容易,铭记就更是奢谈。于是我们永远可以探囊取物,也永远都是两手空空。

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就做了一些不一样的举动。他们会在入口处给每位参观者提供一个空白的本子和一支铅笔,鼓励人们用心观看而不是镜头,提倡用手抄录或是写生而不是签到式的游览。参观者漫无目的地到来和不知所云地离开从来都不是任何一间博物馆的初衷。

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

老照片。孩子们和家长在伦布朗的大画《夜巡》前。

(Rembrandt "The Night Watch")

记得在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中国展厅前,有位金发小女孩儿睁大眼睛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件清宫官服上的花纹迟迟未挪步,她的妈妈告诉她“它们来自中国”。过了半晌,小女孩嘬着手指头走在妈妈身旁,她清脆的声音仰头问到:“妈妈,我们可以去中国吗?我是说,去旅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