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闯天津:2个亿的风波

格隆汇APP原创首发,十档行情Level-2免费送!

作者:格隆汇·三个火枪手

2015年自成风格的导演徐浩峰拍了一部电影《师父》,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民国年间,南派咏春传人陈识从广东北上天津,想在门派林立的津门闯一番名声,可是天津武术界码头文化根深蒂固,各色规矩已将天津围成一个铁桶,哪容得了外人开馆立足。若是硬来那就是与整个天津武行为敌,陈识搭上了天津武术泰斗郑山傲,给他指了一条曲线救国的路,先找一个徒弟,教他真本事,再踢馆,打出名声后把徒弟踢出师门,自己得了名声开馆收徒,又保住了天津武林的面子。

天津,又称天津卫。卫是古代朝廷军队中一个编制,作为北京的门户,天津明朝起派有驻军,故称天津卫。

天津既是河运水路码头和远洋航运港口,自古有"河海要冲"之称,更是北京通往华北陆路的咽喉。作为北方的水陆交汇重要节点,顺理成章也是人流汇集中心,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江湖生存,要么能说会道,要么有本事。所以,生活在这五湖四海,人来人往的天津卫,深谙生存之道的人,要么天生嘴皮子就利索(后面竟演化出相声艺术,可见"卫嘴子"威力)。要么就抱团,自然也形成了其独特的码头文化。码头文化以"利"字当头,而以"义"字为口号,形"义"实"利",既开放又保守。

电影里的师傅陈识发现津门始终是同气连枝,铁桶一块,不容外人以分寸立足,只能从天津卫落荒而逃,相信师傅陈识逃命之路上会捶胸顿足:虽死里逃生,但何必当初。如果中信·天房信托的负责人看到这部电影,大概也会与师傅陈识有同样感叹。

▌一、

前几天,网上传出一份《中信·天房2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二次临时信息披露报告》,中信信托在报告中称,原本应于2018年5月18日,向本信托计划偿还贷款本金2亿元及相应利息的天房集团,可能无法如期偿付贷款本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现在金融紧缩、去杠杆的特殊时期,债市已是雷声阵阵,惊弓之鸟。天津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毛主席曾引用过黑格尔的理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的恨,凡事都是有原因的。中信信托这篇檄文也是有起因的。

4月27日上海的中电投先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电投先融")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融资人为天津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开发"),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天津市政建设")。

先捋一下事件当事人角色:中电投先融是通道方,天津市政开发是借钱方,天津市政建设是天津市政开发的股东,为其担保,而天津市政建设的股东是国资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