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FT大视野:高房价击碎美国梦

10年前,维克托?巴雷拉(VictorBarrera)从内华达州搬到硅谷,试图从科技热潮中分得一杯羹,如今,他在美国最昂贵的房地产市场之一的脆弱立足点终于失守。

自今年3月以来,这位园艺工作者一直与他的妻子和6岁的儿子住在一辆小型露营车里,因为高昂的租金迫使他们离开位于加州东帕洛阿尔托(East Palo Alto)的一居室。他们——还有数十名硅谷其他工作者——沿着一条灰尘漫天的公共道路睡在自己的汽车、卡车和露营车里,距离Facebook位于旧金山湾区迅速扩大的门洛帕克(Menlo Park)园区只有1英里。

“房租在上涨,生活成本在上升,时薪却没有翻番,每年仅微幅上涨25美分:就靠那点,祝你好运吧,”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出生、梳着脏辫的35岁的巴雷拉表示,“他们试图让湾区变成一个封闭式社区。”

巴雷拉是在繁荣发展的多个硅谷城市被逐出家门的蓝领中产阶级员工之一,这限制了他们利用这个经济活跃地区的机遇的能力。根据CoreLogic的数据,今年3月,旧金山湾区的房价中值达到创纪录的82万美元,同比上涨近15%。湾区很多地段的平均房租上涨至每月4000美元以上。

该地区几乎无人质疑这场危机的严重性,它已带来漫长的通勤时间,同时导致2016年至2017年加州无房人口增速超过其它任何州。加州估计,该州需要每年建设18万套住宅才能跟上人口增长的速度,然而过去10年该州建设的住宅数量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

但对于新建密度更高的住宅的根深蒂固的反对意味着,回应是微不足道的。迄今打破这个僵局的最大胆尝试,4月底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的一个委员会办公室内泡汤。被称为SB 827的法案由旧金山民主党州参议员斯科特?威纳(Scott Wiener)推动,拟在靠近当地公交车和火车站的地段兴建较高层住宅项目,但此举引发众怒,因为在这个基本开明的州的富有居民看来,这种没有约束的开发对他们构成威胁。

“受益于供应紧张的房屋所有者拥有巨大的财富和权力,他们无意放弃这些,”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住房政策专家詹尼?许茨(Jenny Schuetz)表示,“威纳参议员提出的法案雄心勃勃,试图将权力从地方转移到州政府,令人遗憾的是,他这种适度提高住房密度的尝试甚至没能提交州议会讨论。”

限制性城市规划法律的影响不仅限于湾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恩里科?莫雷蒂(Enrico Moretti)辩称,限制沿海城市(包括纽约、旧金山和波士顿)新建住房的法规,将限制进入高生产率地区的员工数量,进而损害更广泛的美国经济。2007年出版的《梦想囤积者》(Dream Hoarders)一书的作者理查德?雷韦斯(Richard Reeves)辩称,限制新建住宅的地方法规是美国中产阶级上层的一种“机会囤积”形式,将限制较为贫穷的个人享受优质学校和就业的能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