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货币政策可能发生边际调整

2018年年内,基准存贷款利率可能不升不降,央行在流动性管理方面可能略微积极一点。如果金融监管新规的落地导致市场流动性重新趋紧,不排除央行再度实施普惠式定向降准1至2次的可能性。

货币政策可能发生边际调整

央行在近期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下一阶段货币政策要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考虑到在之前的多篇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相关表述是把握好稳增长、去杠杆、防风险之间的平衡,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调结构”取代了“去杠杆”,这意味着央行货币政策的方向可能发生了变化。整体上而言,货币政策力度总体上可能由紧趋松。

全球和中国宏观金融环境发生了六点变化

笔者认为,上述表述的变化可能的确反映了央行货币政策在边际上的调整,但这绝不意味着央行货币政策方向会发生重大变化。一个相关证据是,如果比较去年第四季度与今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的六项任务,前五项任务的核心表述均无变化,而第六项任务的核心表述则由“立足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本质要求,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转变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不难看出,对防风险任务的表述要比之前更加坚定。既然要严防风险,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调就不会改变。因此,货币政策只可能从稳健中性偏紧向稳健中性偏松方向进行微调。

笔者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可能发生边际调整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全球与中国的宏观金融环境发生了如下主要变化:

第一,全球经济形势已经由2017年的协同性增长,转为2018年年初至今的分化重新加剧。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之所以达到3.8%并创出2011年以来的新高,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经济复苏终于从少数国家(美国、中国、印度等)扩展至几乎所有国家。欧元区经济增速多年来首次超过美国经济增速就是明证。全球经济的协同复苏一方面造就了全球贸易与短期资本流动的繁荣,另一方面也导致更多的央行开始考虑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2018年年初至今,发达国家中的欧元区与英国、新兴市场中的印度等国家经济增速下滑明显,而阿根廷、土耳其等国家最近更是面临资本大量外流与本币急剧贬值的冲击。与2017年相比,主要国家经济增速在2018年似乎已经重新开始分化。

第二,全球化贸易摩擦与地缘政治冲突的激化也给未来的全球经济增长蒙上新的阴影。近期,随着西方各主要大国不断推出贸易保护措施,以及出台各种贸易惩罚措施,全球贸易摩擦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尽管目前各国也都开始对相应问题展开了磋商,但全球贸易摩擦的演进依然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贸易摩擦加剧对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影响是,这会切断高增长经济体对其他经济体的需求外溢效应。近期欧元区经济增速的回落,很可能就受到了上述因素的影响。此外,近期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冲突扑朔迷离,一方面,美英法联军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博弈仍在深化,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也出乎了市场意料之外。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冲突的加剧,将会对原油价格产生供给侧冲击,这对增长回落的部分国家甚至会造成显著的滞胀压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