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油价持续飙升恐引发严重危机 这个国家将首当其冲?

除美元之外,另外一个因素也正给发展中经济体带来冲击——今年1月以来,销往亚洲的原油价格已涨逾两成。而假若价格继续上涨,可以预见,这些国家的发展将进入凛冬。

伊朗原油供给因制裁而面临削减的风险悬而未决,周末委内瑞拉的大选又可能会引爆另一油市炸弹——随着欧佩克减产协议的持续执行,以及地缘政治风波的愈演愈烈,油价正在上升通道上一往无前。

今年一月以来,销往亚洲的原油价格已上涨20%,当前每桶报价仅略低于80美元,而伴随着原油价格上升的则是亚洲对原油的需求——2018年,亚洲地区在原油消耗上的成本将达1万亿美元之巨,相比2015或2016年这样的低迷时期翻了一番。

根据行业数据,全球每日所消耗的1亿桶原油中,亚太地区的消耗量就占了其中的35%,且这一份额还在稳步上升当中。而与巨大消耗份额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亚洲的产油量——作为世界上最小的产油区,亚洲原油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10%。群益E投宝官网开户:http://qhet-wx.xxwlkj.cc/#/register/17548

雪上加霜的是,作为原油交易的结算工具,美元也在持续走强,这更加剧了人们的忧虑——亚洲的原油供应已然严重依赖进口,而由美元走强引发的成本飙升可能会加剧通胀,损害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并最终使经济发展受到长远的损伤。

在本月油价爬到三年高位后,加拿大投资银行就曾在一份备忘录中警告道:

“亚洲的经济最容易受到油价飙升的冲击。”

摩根士丹利在本周指出,柴油消耗支出占了矿业总支出的10%至20%,而石油在该行业的消耗支出占比则为4%至50%不等,这取决于公司或国家的燃料组合。最后总结道:

“因此,油价上涨会推动整个成本曲线上升。”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将会首当其冲——即便油价只是出现微小的波动,所带来的影响都会被庞大的进口基数所放大加强。但鉴于自身充裕的资本,以及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当下的中国完全有能力去抗衡油价上扬带来的冲击。

事实上,像印度和越南这样资本贫乏的国家才是油价上扬的主要受害者,因为这些国家根本就不足以承受燃油成本突然增加所带来的成本压力。正如加拿大皇家银行所言:

“在进口费用较高的情况下,借款能力有限的贫穷国家或将面临融资困难。”

而不仅仅是宏观经济本身,油价上扬将会实际冲击到家庭及个人。根据路透社的研究和统计门户网站Numbeo的数据,在像印度、越南或菲律宾这样的发展中经济体,燃料费用占了平均居民收入的8%至9%。而在日本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富裕国家,这一比例仅为1%至2%。

换句话说,燃油价格对居民在其他领域消费的挤出效应在发展中国家中会更加明显,从而拖累经济的复苏,并传导至本国货币的汇率上,导致货币贬值,最终又引发一系列债务问题。

在考量经济成本及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后,有经济学家指出,亚洲现在是时候抑制石油的风险敞口了。而加拿大皇家银行也表示:

“对于亚洲来说,重要的是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并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以保护自身免受未来石油危机的冲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