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两个“胡说八道”背后的焦虑

先是徐和谊回应“吉利入股北汽”传闻:“胡说八道”。

接着尹同跃回应“宝能收购奇瑞”传闻:“胡说八道”。

一前一后,甚是热闹。和柳传志发公开信一样,面对不利舆论,两位在汽车产业摸爬滚打多年的企业家也赤膊上阵了。幸运的是,他们短短的四个字,比柳传志洋洋洒洒的公开信更有效,“被收购”传闻都在当天戛然而止。待官方正式声明发出,所有猜测性报道瞬间被掐灭。

爆料、讨论、争议、骂战过后,一地鸡毛、一切照旧。可事情总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两天两个“胡说八道”,北汽、奇瑞绷得最紧的那根神经显然被触碰到了。

“热钱”涌入下的取舍焦虑

“吉利入股北汽”也好、“宝能收购奇瑞”也罢,所有传闻都在围绕“钱”不断发酵。前者是基于李书福在全球范围内的买买买,后者则是对奇瑞“钱荒”的推理联想;最不巧的是,近两年,资本市场大量“热钱”随新造车势力一起涌入汽车产业,这让公众普遍认为汽车行业的投资、收购也没有太复杂,谁收购谁都有可能。

确实有可能,但猜测与事实之间应该还隔着很多个“胡说八道”。目前来看,徐和谊还没有让来自汽车产业的民营资本进入北汽的打算或魄力,尹同跃对急于脱虚向实的财阀资本一时也难以彻底敞开怀抱。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资本的魔力他们必然看到了,连“吃瓜群众”都看到了。仅仅在2017年,蔚来、威马等企业的累计融资都已超过百亿元规模。而在笔者的不完全统计中,那些频频曝光的数家新造车企业,其累计融资规模也已接近300亿元人民币。对于那些瞄准汽车产业的资本,300亿元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亿元级的投融资,这对北汽尤其是奇瑞来说,诱惑力极大。过去一年,奇瑞迫于资金压力兜售凯翼、观致股权,不断冲击金融业务IPO,使出浑身解数来解决钱的问题。而北汽重回A股也按部就班,北汽新能源的上市只剩临门一脚,自主汽车业务萎靡的北汽集团也需要长远考虑资金问题。

身处“热钱”涌入的环境下,比新造车企业拥有更多优质资产的北汽与奇瑞是接受资本的“洗礼”还是继续发展自主业务、在市场上搏杀自救?对于坐拥北京奔驰这头利润奶牛的北汽集团来说,TA还有一丝考虑的余地;但奇瑞呢?企业该如何取舍?

“混改”推进中的变革焦虑

国内媒体敢于推测“吉利入股北汽”、“宝能收购奇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今年国企加速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成为“基调”;就像彼时央企重组动作频频阶段,也有国内媒体断定一汽与东风合并,甚至是加上长安三家合并。

从央企重组到国企混改,“合并说”再次升温,历史在重演。毕竟,公众对掉队企业通过改革重新崛起的殷切期望依然如故。

北汽、奇瑞成为此次传闻的两大主角,其自主品牌业务发展明显落后于吉利等民营企业是重要原因之一。此外,在国内航空、通信等领域,民营资本也早已顺利成为混改的重要力量,有先例证明此路可行。

只是,和已经成功的国有企业混改不同,北汽与奇瑞属于地方国企,牵涉合资相关利益方也更多,借混改引入民营资本不是“拍脑袋”就行的。且不说国有资产流失的高帽子随时有可能扣下来,国有企业、尤其是地方国有企业中既得利益者对改革的阻挠足以让混改历经波折。

回头看,北汽、奇瑞过去十年提“改革”、提“转型”的次数还少吗?最终结果如何?要企业较劲的地方、让高管焦虑的因素太多了。

此次北汽、奇瑞要推动国企混改,根本上也是要倒逼地方国资委改变“管人管事管资产”的国资监管方式。民营资本介入国企,盈利必然成为第一导向,甚至人事任命也会转向市场化,这与地方财政局长转任企业首席财务官的模式完全不同。

国企混改浪潮已经掀起,徐和谊、尹同跃作为地方国企领航人,很难说他们没有看到机会、没有作足准备,甚至不排除“吉利入股北汽”、“宝能收购奇瑞”是他们已经看到的机会。

但要在国企混改浪潮中收放自如、进退有度,为企业发展找到更持续的道路,这对徐和谊、尹同跃他们来说是需要大智慧、大格局。萌生一些想法、作出一些尝试便被臆测或公开化,恐怕只会徒增焦虑,徒增“胡说八道”。

(来源:汽车头条)

关于我们: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