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民间拳师葛奎龙在公园里演练的三皇炮锤,看起来很厉害!

一个有着140多年历史的北京老拳种,起源却不在北京;它的历史上产生过众多的传奇故事:“神拳宋老迈”技惊神机营、会友镖局威震四方、“小辫于”偷拳学艺、李尧臣“大刀队”威震日寇等等,它就是著名的三皇炮捶拳,这个曾经名动京师的武术流派现在的发展状况又如何呢?

夫子三拱手

漫步北京琉璃厂东街,古色古香的古董字画店、古玩店让人觉得时光倒流,沿着曲折的小巷,停步在一条胡同入口,抬眼可以看到两个白底黑字的牌匾——“北京市武术协会三皇炮捶研究会”、“北京市武术协会京华武馆”。顺着一米来宽的胡同前行,尽头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院落,一头银发、满面红光的老人已迎出堂屋,他就是81岁高龄的三皇炮捶名家、北京市三皇炮捶研究会名誉会长张凯老人。

30来平方米的堂屋,已被几个书柜和墙边满插着十八般兵刃的兵器架挤得没有多少空余的地方。兵器架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俱全,最扎眼的还有一条长得出奇的大枪。“这条枪一丈二尺四”。张凯微笑着说,“原来我练的那条更长,有一丈四,这是三皇炮捶独有的兵器”。

提到三皇炮捶在北京的发展情况,老人说,北京习练三皇炮捶的爱好者大约有数百人,另外在山西、辽宁和吉林等地三皇炮捶也有众多的练习者,平时他也经常出席爱好者入门的拜师仪式。“我在日本和美国都有学生。”别看老人已八十多岁,但精神矍铄,举手投足间轻捷无比,思路也很敏捷:“我现在还经常在附近的中国书店门口空地上练练拳,身体几乎没什么毛病”。

谈到门派发展所需要的经费问题,老人有些无奈:“我们这研究会和武馆这两块招牌,每年都要向市武协交200元的管理费。”因为资金困难,很多时候研究会开会,就在张凯自己的家里开,这样可以省一点场地费。说到现在电视上很火爆的《武林大会》,老人说节目组也曾经跟他联系过,但是据说光海选、训练和加盟的费用就得几十万元。“谁会出这笔钱呢?”老人摇摇头,“另外,在武林大会擂台上的大多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而炮捶门里的武功较高的大多已经四十以上”。老人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万一参赛的队员在擂台上有什么闪失,落下什么残疾,善后工作会很麻烦。

现在,北京的三皇炮捶研究会每年大约有两次集体活动,主要在天坛和陶然亭公园,其他时间主要是一种自发的练习,网上没有发现三皇炮捶培训班的招生广告,也没有三皇炮捶的专门网站,只是在一个名叫“中华国术论坛”的武术论坛里,有三皇炮捶的专版,一位对炮捶感兴趣的爱好者发帖寻找拜师的门径,得到的回答是:“天坛东门有练的,炮捶的名家王景礼老师在那里,每天早上都在,具体地方在丹陛桥往东到头,再往南走30米的小树林。”看来,现在三皇炮捶的传承渠道主要还是靠爱好者的口口相传。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