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青岛企业家的执着如何避免优势变劣势

证券时报记者刘灿邦

但凡提到青岛的企业,想必青岛海尔、海信电器就会首先浮现在人们的脑海中,其中张瑞敏无疑是青岛企业家的杰出代表,他为青岛海尔确立了质量立企的根基,如今更发展出了“人单合一”的创新经营模式。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不少人反映青岛企业家似乎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创一代"众多优点集中于"执着"二字,执着地干一件事,把事情做好、做扎实”,同时也有观点认为,随着青岛的“创一代”年岁渐增,他们的思维也开始固化,创新的东西反而少了。

当然,企业家群体只是实体经济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企业和政府部门相互依存,企业的创新活力、企业家精神的激发更需要政府部门的鼓励和支持。

从历史沿革来看,青岛轻工业起步较早,纺织业“上青天”的说法广为流传,而其中的“青”就是指青岛。

山东省国有经济结构中,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达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的比重达70%,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钢铁、煤炭、水泥等传统产业。虽然青岛的产业结构难以脱离山东的烙印,但青岛有着区别于省内其他地市的产业禀赋,相对于重资产行业的企业家们,青岛的企业家思维更为活跃。

“青岛的企业家精神领跑山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青岛海尔的张瑞敏。在张瑞敏带领下,青岛电冰箱总厂从亏损倒闭的边缘一跃成为全球化的跨国企业,不仅引领了时代,也为当地企业贡献了诸多人才。

青岛金王董秘杜心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山东企业家的众多优点集中反映在“执着”二字上,“执着地干一件事,把事情做好、做扎实。”

但令人感到忧虑的是,上一轮经济发展中山东企业家的优势,会不会在接下来的新旧动能转换中成为一种劣势?“共享经济背景下,要避免"执着"演变成"偏执",大家都忙着寻找新增长点,而你还在抓着旧动能不放。”

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强周期的重资产企业已经尾大不掉,甚至“转”不动了,只能闷头往前冲;另外,随着“创一代”企业家年龄的增长,他们的思维开始固化,创新的动力也开始减弱。

“山东的企业家比较保守”,不少受访人士向记者表示,而青岛的企业家群体也被贴上了浓重的地域文化特性标签。例如,在当下重IP(知识产权)的风潮下,本土企业家缺乏自我营销能力,没有品牌意识,固守传统的一面,以至于企业外的人很难对企业有深入了解。

企业家的“执着”精神演变而成的“偏执”,会是青岛乃至山东当前经济发展面临不利局面的关键原因吗?实际上,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得到很多企业家的反馈称,青岛企业家冲劲比较大,而且相对敢于尝试,创新意识也是不错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