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角兽”承销时代来临 券商投行业务分化加剧

本报记者谷枫北京报道

2017年IPO发行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对于过去数年停停走走的IPO发审节奏来说,2017年IPO数量多且发行节奏快,投行业务的春天似乎已经降临。

但2018年开始IPO发审节奏再一次出现了变化,先是发审委大幅提高了否决率,此后又通过现场检查和设置隐形门槛等手段喝退了超过百家的排队企业,众多券商一时无米下锅。

与此同时,新业务也在冲击着券商投行业务的格局,CDR制度横空出世,港交所掀起重磅上市规则改革。

在一系列变化之后,头部券商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券商投行业务格局开始变化。

“今年无论是IPO、CDR还是赴港上市的企业,看点都在龙头企业、巨无霸以及大型独角兽上面,而这些项目和中小券商都是没有太大关系的,这类项目的资源都在排名前十甚至是排名前五券商的手中。”5月17日,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的人士表示。

综上所述IPO变局伴随着CDR制度的推出,新一轮头部券商走强,占据市场大部分承销额度的时代将要来临。因此,便有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对于券商投行业务来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业务格局生变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17日,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数量为42家,2017年同期证监会核发IPO批文的数量为191家,2018年IPO批文发放的数量同比减少了78%。

IPO批文发放的数量直接关系到券商业务执行量,可以说2018年对于券商投行业务来说并不乐观。另一项数据也值得关注,截至2018年5月11日,证监会公布撤回IPO申请的在审企业多达144家,2017年全年不过146家企业撤回申请。

两项数据叠加很清楚的反映了当下投行业务的困局,即IPO业务的数量将遭遇非常大的影响。

但值得注意的是,IPO审核数量的下滑并非意味着IPO发审暂停,相反在未来一段时间内,2018年呈现的IPO发审节奏或才是发审节奏的常态。

“今年以来无论从申报还是发审会来说,要求都提高了很多,另外对于监管层认为是创新试点企业,或者所谓独角兽企业,监管会有一定的倾斜。”前述北京地区投行人士表示。

正如该人士所言,今年以来工业富联(即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药明康德、宁德时代等独角兽企业的出现应接不暇。

但种种迹象的背后是券商业务格局的分化,即资源向头部券商靠拢,与中小券商的差距越拉越大。

事实上,今年以来承销及保荐收入的数据已经在体现这样的差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