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象公会“灭霸主义”之说错在什么地方?

灭霸主义的错误

香港的谭叔

最近“人口学家”辉格在公号“大象公会”发表文章《灭霸主义的理论基础是什么》。辉格的文章,基本是马尔萨斯人口论的现代翻版。辉格的一贯观点包括:在(中国)农业时代,人口快速增长使得“全社会的生产效率和发展水平反而不断降低”、“工业革命是这一势头【注:黑死病造成的人口减少】顺理成章的产物。”

人文经济学会研究员陈兴杰和邓新华(老盾)都发表了文章反驳马尔萨斯人口论。(见陈兴杰《消灭一半人口,地球会变好吗?》、邓新华《灭霸主义辩无可辩》。)

邓新华学术头脑一向十分敏锐,他一下抓住辉格的根本错误,原因就在于漏看了其他局限条件,比如说,经济政策或经济自由化程度。

他之前以“秧马”例子反驳辉格的人口过多导致技术倒退的假说(辉格辩无可辩,后来绝口不提“秧马”)。这次他又举出一个致命反驳:“施坚雅的统计中,南宋1220年的城市化率为22%,假设这数字是对的,这也是发生在金兵南侵、大量北方人口迁移到南方之后。按照辉格的逻辑,南方人口短时间内大增,一定会耗尽剩余,摊低人均资本,为何反倒城市化率这么高呢?这是因为,宋高宗赵构是一位相对比较偏向自由经济的君主。”

陈兴杰也指出:“黑死病浪潮之后,欧洲历史‘触底反弹’,并不是人口减半的福利。原因而是,黑死病冲击教会统治,使他们放松对经济的控制,大量税收无人征收。传统农奴制衰落,自耕农大量发展起来(…)意大利兴起文艺复兴运动,新思潮极大解放人们思想,贸易重新活跃,欧洲和平也有更稳固基础,人口重新增长起来。”

现代人口经济学者对马尔萨斯人口论有很多批评,最主要的批评是:世界上任何自然物品都并不是人类资源资源的概念是和人类知识紧密联系着的。自然世界中的一块石头,尚不算是人类资源。石头变成人类资源,是因为人类用知识,把原始石头变成石斧、石锤、石刀或其它工具。在人类能把石油变成“火水”前,石油从来不是人类资源。

英国早在古罗马时代就知道存在很多煤,但由于没有开采煤矿的技术,所以煤对于绝大部分英国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类资源。在18世纪中后期以前,英国的主要人类资源是树木。一个社会能养活多少人,并非由多少自然物品所决定的,而是由人类知识能从自然物品中转化出多少人类资源而决定的。

这个转化比率一般来说,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其中一项是人的知识技术。今天从微博上看到一个比较有意义的历史故事,讲述第一代蒸汽机作用就是从煤矿中抽水。我估计现代人很难理解抽水对煤矿的作用。在18世纪,无法抽走地下水,就根本无法大量开采煤矿。当然还需要很多其它新技术,例如安全灯等等。既然人类的知识技术,是打破马尔萨斯人口论的一个主要关键,那究竟是什么因素决定了人类知识技术的累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