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国博弈的周期——一个全球经济/军事/金融市场新指标

摘要

我们使用物理学概念构建了一个描述全球经济金融市场相关性状态的指标:分散熵。

长周期下的GDP熵处于下降通道中的历史低位,意味着全球经济表现的分散性很低,同步性强--相同处境下的历史随后都伴随着较大的经济波动(或战争)。长周期下的军事熵处于历史高位,军备支出变化分散性很高,即还没有全球军备竞赛的前提条件--这一现象与1880年代可比,全球相对和平,冲突主要发生在大小国和代理国之间。长周期下的跨资产投资熵处于历史高位,分散性较高,对应的是1970年代的滞胀前夜,但目前我们还没法看到通胀持续性的证据,假若成立,则可能需要能源或者原材料等供给侧的外部冲击。

短周期的金融市场分散熵:三低一平,跨资产、债券、汇率较低,股票处于中游。与历史相比,目前金融资产的总体表现相关性较强,或者说分散性是较弱的。

从统计指标的角度来讲,分散熵刻画了各阶矩(均值、方差、偏度、凸度等)的加权,相对于总体指标给予特质风险的分散程度,对于宏观分析和投资预测都具有继续挖掘的价值。

大国博弈的周期

大国的崛起一般都相对曲折和漫长,需要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当前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种种摩擦不可避免的有着国别博弈的影子。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对当下世界格局状态的理解和分析是必要但又十分困难的,我们或许需要从政治学、历史学、经济学等多个维度做出综合研判。

当下的时点是一个超级大国与潜在的几个大国角力的上升周期,本文我们借用了物理学中的“熵”这一概念来衡量世界在几个维度上所处的状态。1)国别GDP角度,传统视角是从国别占比的份额来描述发展状态,我们则从国别GDP增长的差异性来观察,当前全球所处的阶段类似于1910/1940/1980年左右,经济表现的分散性很低,全球同步,相似处境下的历史随后都伴随着较大的经济波动(与战争);2)军事支出的差异性来看,军备支出变化分散性很高,即还没有全球军备竞赛的前提条件,与1880年代可比,全球相对和平,冲突主要发生在大小国和代理国之间;3)长周期下的跨资产投资表现分散性较高,对应的是1970年代的滞胀前夜,但目前我们还没法看到通胀持续性的证据,假若成立,则可能需要能源或者原材料等供给侧的外部冲击;4)而从短周期的金融市场来看,目前金融资产的表现相关性较强,或者说分散性是较弱的。

接下来我们介绍GDP分散熵、军事分散熵以及跨资产分散熵几个指标当前水平与历史水平的比较,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附录中找到具体分散熵的定义与计算方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