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涉外法律人才

作为一个朝阳区群众,上次应邀去朝阳区律协讲了一个《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涉外法律人才》的话题,之后不少人找我要PPT,贴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另外,

昨晚临睡的时候读了FT的一篇文章,谈的是世界级律所合伙人转会的事儿。作者感叹到:过去那种在一家律所里干到老的时代已经彻底的过去了,比如上周,世界上营收最高的律所– 美国的Kirkland就从英国的“魔法圈”律所之一的安理,挖走了其全球知识产权团队的头儿Nicola Dagg;而去年年底,Kirkland就已经从另一家魔法圈律所挖走了富尔德做私募业务的权益合伙人David Higgins,据称这哥们的保底收入是1000万美元。

话说美国所从欧洲所挖人是要容易一点儿,美国顶级所的收入高啊。而美国所对于所谓对律所的忠诚这套不是很看重,能为所里挣来钱才是硬道理。像Cravath这样的律所就很难被人挖角,因为他家权益合伙人已经干到了每人平均利润400万美元左右,前面说到的Kirkland合伙人平均利润干到了470万美元,当然谁也比不过Wachtell,那是合伙人人均6百万美元以上的。有个顶级所的合伙人在聊天的时候曾经和我说,国企的海外收购项目真是懒得干,有些项目一单才给几十万美元!

其实,律所里合伙人关系之间这种变化,和律所 – 客户关系的变化也是一致的。作为一个朝阳区群众,上次在朝阳区律协聊全球化背景下的涉外法律人才话题的时候,说到律所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律所-客户关系的变化。客户以往那种用一两家所处理公司所有业务的法律问题的情形已经极少了,绝大多数客户和律所的关系已经演变成了所谓的Ad hoc/transactional的关系,都是项目制、一事一议的关系。公司遇到需要处理的复杂法律事务,需要招标,请开始请律所来投标,看哪家所的团队还可以,价格更优惠,就用哪一家,没有说用一家所干所有事儿的情况。

所有的法律从业人员都在面临挑战。另外,在交易的世界里,律师和律所之间很难做到忠诚,律所和客户之间,亦如是。

拿起手机就说一段儿!

学习真实的并购交易技术与实务,加入约600名高管与专业人士加入的跨境并购交易实务小密圈,分享案列、经验教训及项目机会!另外,加入小密圈的朋友记得在圈内找管理员小云加入微信群交流!

另外,君汉商学院有个培训,和这个跨境人才主题比较符合,大家可以参加一下。

导师阵容

课程体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