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朱华荣:传统车企加快转型,国有车企加快改革

“我的梦想就是把长安汽车打造成国际一流汽车企业,我的梦想大于焦虑,希望则更大。”——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周信整理

“我的梦想就是把长安汽车打造成国际一流汽车企业,我的梦想大于焦虑,希望则更大。”这是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此前在《汽车商业评论》采访中谈及梦想与焦虑的一段描述。

作为朱华荣和他所执掌的长安汽车,在经历了此前中国自主品牌奋勇向上的一段征途后,他们又迎来了汽车四化浪潮下,一场与新科技、新商业模式和新消费需求的赛跑,分秒必争。

如何去除焦虑,最终实现梦想?

2018年5月11日,在以“梦想与焦虑”为题的2018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朱华荣发表了“以创变应万变”的主题演讲,发出了“传统车企不加快转型必死,国有车企不改革必死”的变革强音。(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有删改)

当前汽车行业面临着很多问题,今天这个主题也很有意思,“梦想与焦虑”。

大家刚才已经说到为什么焦虑,我再补充一点就是,因为你有梦想所以你才焦虑,或许你还有更远大的梦想。我们中国品牌过去是“跟随”,走到今天,可能与世界汽车产业在并行,有的领域是在引领或者在超越,这个时候你看到前面没有成功的可借鉴的道路,自然就有很多不确定性,其中的不确定性和你远大的梦想就构成了你对未来的焦虑。

所以我认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焦虑。

同时我们也看到,焦虑都一样,谁也跑不了,也躲不过。但是,我认为汽车的梦想远远大于焦虑,而且梦想是治疗焦虑的良方。

当前我们之所以焦虑,我认为主要是有几个新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把我们的焦虑扩大了,是哪几个问题呢?就是新时代我们面临的几个新挑战。

挑战一,政策环境变化的不确定性

发展到今天,中国参与到国际上众多领域的活动,无论是政治、地缘或是贸易、国际经济,这种参与必然会让中国政策、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发生变化,这些变化都在影响着我们。

比如当下,特朗普发布说要退出伊朗核协议,很多企业焦虑了,因为我们很多企业花了近10年在伊朗布局,后面怎么办?这就是焦虑。

如果没有我们参与国际社会、没有国际政治、经济这些变化,就没有这个焦虑。从更大环境而言,国际社会在影响着我们中国的汽车企业。

我们看到,在博鳌论坛里谈到,我们会更加开放,会把合资企业股比放开、关税下调。

发改委也紧锣密鼓地做了布局,包括新能源、传统汽车等领域。这些政策其实还有很多细节不确定。政策不确定,也会带来整个格局发生变化,可能我们每个企业也还没有把各种路径、方案想清楚,所以我们也出现了焦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