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阿根廷的秘密“救助人”浮出水面:一家对冲基金

阿根廷“成功”发新债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在12天内重挫18%,但本周二阿根廷政府暂时成功止住了汇率跌幅,皆因比索计价的阿根廷央行短期票据Lebac避免了违约,财政部拍卖5年期和8年期BOTE国债也很顺利。

阿根廷财政部当天表示,接受了约369亿阿根廷比索的5年期BOTE国债投标(2023年到期),得标利率为20%;还接受了约364亿比索的8年期BOTE国债投标(2026年到期),得标利率为19%。

市场最担忧的阿根廷本币短期债务工具Lebac票据,也消除了违约风险,成功得到展期。阿根廷央行称,卖出了6210亿比索的Lebac,比原定周三到期的6176.27亿比索还多,1个月期Lebac的收益率为40%。危机小国的“及时雨”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Hasenstab团队第一次对遭遇经济危机的国家出手相助,此前类似的戏码还发生在金融危机时期的匈牙利、欧债危机时的爱尔兰以及革命时期的乌克兰等国身上。

Hasenstab本人对这次大幅增持阿根廷资产的做法解释称:

目前对于解决国内经济危机,阿根廷政府显示出了难以置信的决心。最重要的是,他们意识到了此前政策方面的错误并开始改正,我们对于其实施正确政策以改善阿根廷经济状况仍有信心。似曾相识?

这样的情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在阿根廷危机中大赚一笔的传奇对冲基金——有“华尔街秃鹫”之称的Elliott Management Corp。

这只对冲基金由华尔街大佬Paul Singer领导,20世纪初,他所在的Elliott在与阿根廷政府就债务违约缠斗长达15年的时间,最终获得了巨额回报——24亿美元(包括1亿美元的律师费和补偿费),这意味着这笔投资翻了10-15倍。

在此简单复盘一下这一金融史上的经典案例:

2001年,该基金中一个名叫Jay Newman的基金经理以面额的20%买入了阿根廷国债,当时他也没指望那么快就能从中获利,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同年,阿根廷违约,该国领导人拒绝同债权人协商。

2005年,阿根廷说服大约75%的债券持有人接受一项新债换旧债的交易,新债的价值只有旧债的30%。但Newman不买账,他坚持认为,依据债券条款,通过协商Elliott最终可以得到更好的回报。

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Newman大受打击,阿根廷国债跌到了只剩面值的百分之几。

2010年,93%的债券持有人都接受了新债换旧债的交易,但Newman似乎不为所动,他坚持认为Elliott有权要求100%的赔偿。

2014年,Elliott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得到了支持。美国一家地区法院裁决,禁止阿根廷向此前接受债券置换的债权人持有的新债券支付利息,除非同时支付拒绝合作的Elliott等几家基金(基于“平等对待”所有债权人的条款),阿根廷向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诉被否决。

同年,阿根廷再次宣布债务违约。

2015年,阿根廷新总统 Mauricio Macri当选,将解决这场旷日持久的纠纷、使阿根廷重返国际资本市场当做优先事项来推动。

2016年2月18日,Newman和其他对冲基金的债权人在中间人位于纽约的办公室协商了8个小时,双方终于就关键性条款达成了一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