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会泽布多:山神栖居的地方

大山不知何年长这么大,人迹不知何时到了这里。

△李永星摄

山神离开的时候,人们还没有进山,所以人们从来没有见过山神,但山神一直都在。

△李永星 摄

大山的裤脚布多村

大山把脚伸到江里去洗了洗,裤脚就耷拉在山谷中,于是人们便爬上山的裤脚住了下来,千百年来生息繁衍,至今已是一个2800多人的村庄,这就是会泽县大海乡的布多村。大山的裤脚布多村

△侯明昆 摄

△杨芸华 摄

“布多”是彝语,意思是山的大裤脚,另一种说法是指山的脊梁。我搜索了脑海中那些被先人们命名的物事,觉得以“形”名者居多。譬如布多对面东北方那个远远的山凹,名叫“山怀窝”,那是一个有大半围山陵像胸骨一般坚挺、呵护着其下一块像心窝一样舒缓平柔的地方。我想,“布多”有可能也是以形而名的,所以遁形观之。

但见其形貌,那根本不是山的脊梁,它已经落下山脊很远很远,坠倒在峡谷里,四周都是高耸的大山。至于布多具体像什么,我却看不清,那是因为我站在布多的土地上。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得走出去才行。

我们沿着一条从大海梁子下来的唯一一条村公路直下。路窄迫弯曲,仅能单车通行。同行的摄影人杨芸华说,有一次北方的摄友自驾过来,到了这路上,吓得汗毛倒竖,最后只有弃驾,坐在车上还在冒冷汗。

△侯明昆 摄

公路盘旋曲拐,绕过几层几叠的陡岩高崖,经过几处散落零星的村庄,我们来到小江边。江水因是冬春干旱季节,虽未曾断流,但已然可以驾车趟水而过,趟过那如戈壁滩一般砂砾沉积的河道。

只有站在那个“挂在悬崖上的村子”——尾坪子的高处,布多村才会给你呈现一幅完整的全貌。

峋峻陡峭的群山中,难得布多是一片峡谷平地。四周黑色的岩壁耸峙,黄色的山坡合围 ,红色的泥土烘托,唯有布多,那是一片绿洲,是荒漠中一片小小的绿洲,是沙海里一座零零的孤岛。其形其相,如从山腰上垂下来的一块布条,确实貌似一只裤脚。红花绿果,耕牛运驴,房屋村寨,炊烟飞鸟,闲鸡顽童,等等,都是这裤脚上的点缀,坠饰得生趣盎然。

△王华 摄

大山的头在云天里,袒肩露背,脚伸到小江边,丢鞋弃袜。腰杆上挂下来的布多村,田畴整齐,屋舍俨然。据《东川府志》记载,这里原来叫“补多”,不知何年何月才改成“布多”。亦不知这大山的另一只脚伸到了哪里,那里是否同样的有一只裤脚垂下,那里叫“布什么”或是叫“多什么”?总之,这大山和彝人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处处藏着彝人先祖圣哲们的意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