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央行降准,这将是货币政策框架的重要转折么?

4月17日,当市场被美国贸易战突袭中兴搞得股债汇三杀焦头烂额之际,央行晚间重磅出击,宣布大范围下调存款准备金100BP,这是易纲出任央行行长首次亮剑。

  1. 此次降准对象——主要涉及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这几类银行目前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为相对较高的17%或15%,借用MLF的机构也都在这几类银行之中。
  2. 降准额度:100BP,1.3万亿
  3. 降准用途:

a)9000亿用来置换(就是用来核销)未到期MLF。截至2018年3月末,MLF期末余额为4.92万亿rmb(4月17日到期3675亿续作,目前余额不变),置换比率18.3%。置换MLF使商业银行付息成本有所减少,通过降准置换大幅降低了银行长期资金成本

b)4000亿增量资金,PBOC要求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将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

降准,这是央行几年来轻易不使用的工具,为何此番选择此时出手,且一出手就是100BP?

2014年以来,在外汇占款持续下降,央行货币投放渠道仅靠MLF、SLF和PSL等定向工具维持时(MLF/PSL 资金成本高,且主要投向大中银行,容易造成不平等),降准早就应该提上议事日程。

但前几年,汇率承压,主管货币政策的央行官员就反复说,降准信号意义极大,轻易不能使用,因为准备金率不仅是流动性管理工具,更多的是货币政策信号工具,这个工具即使在流动性极端紧张的2013年和2017年也不使用,而宁愿替之以各种粉来投放各种流动性,就是2017年国务院宣布定向降准,央行也推到今年执行,而今日央行降准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框架的一次重大变革?

答案是肯定的。

1、2014年年中以来,在外汇占款下降,央行基础货币投放出现源头之困时,央行为了稳定汇率没有采取降准,而是推出一系列定向投放工具,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SLF、MLF和PSL,央行通过各种粉的数量和价格实现了对市场流动性的全面掌控。2014年以来各种SLF、MLF和PSL等央行货币投放工具余额已累计8万亿(其中PSL2.9万亿;mlf 4.9万亿)。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副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认为——

【全面降准才刚刚开始】这次全面降准仅仅是个开始,今年一定还有全面降准!我早就说当年提高存准率主要是为了对冲过多的外汇占款,而自2014年年中以来,外汇占款出现下降了,就该用降准来做反向对冲!我一向反对用MLF、PSL等工具注入流动性,为什么呢?一是抬高了银行资金成本,而这又会传递给企业,加剧中小企业融资贵;二是,也是最重要的,这样做不公平,主要是大行才能通过这些工具借到钱,而大部分最缺钱的中小银行却无缘,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