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学习波马 更应学其内涵

新京报
04-18 02:10
+关注

在波士顿的凄风冷雨中,共有29987名选手参加了这项有着122年历史的马拉松赛事。本版图片/视觉中国

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昨晨落幕,比赛遭遇恶劣天气侵袭。日本选手川内优辉以2小时15分58秒获得男子组冠军,这是他拿到的第一个大满贯冠军,也是日本选手时隔31年后再次称雄波士顿马拉松。

作为拥有122年历史的老牌马拉松赛事,波士顿马拉松给中国马拉松发展的参考意义何在?川内优辉的夺冠,能否给亚洲马拉松带来促进?中国跑者奔跑在波士顿马拉松赛道上,有何体验?

谈比赛·王丽萍(奥运冠军)

川内提振亚洲跑者士气“祝贺川内优辉,能够在这样一个高水平赛事上拿到冠军,能够提升亚洲跑者在马拉松赛事中的士气。”女子竞走奥运冠军王丽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川内优辉在波士顿马拉松上夺冠,对亚洲马拉松的发展有促进作用。

展开剩余85%

在王丽萍看来,今年波士顿马拉松是大雨天,对运动员的发挥有很大影响。正因如此,这个冠军对川内优辉来说更加不易。“运动员在马拉松比赛中会受到很多不同因素的影响,从项目本身来讲,它需要运动员具备这种适应各种挑战的能力,最终才能成就冠军。”王丽萍说。

退役后,王丽萍创立王者传奇俱乐部,和马拉松走得很近。对于如火如荼的马拉松热潮,她认为这对中国长跑项目的发展意义重大,“一个项目的群众基础是很重要的,群众基础好了,对项目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和帮助。”

虽然非洲选手统治了各大马拉松,但王丽萍认为亚洲选手乃至中国选手还是有实力与之一战。“就拿我们的李子成(武汉马拉松国内男子组冠军)来说,他一直在不断提高自己,成绩也在往前靠近。不管是亚洲人还是中国人,在马拉松项目上有突破的实力。”王丽萍说,她对中国马拉松的未来充满信心。

川内优辉的夺冠,无疑会给亚洲跑者注入一针强心剂。但王丽萍也提醒普通大众跑者,千万不要把创造PB(个人最佳成绩)当成训练和比赛的目标。“我从来不建议大家把PB作为训练目的,这样的话心态会发生变化。我坚信一句话,"功到自然成"。只要坚持系统的训练、专业的训练,成绩自然而然就会提升。”

“跑马拉松跟自己比就好了,不要和别人较劲。”王丽萍说,“享受每一场比赛,每一场比赛对于你来说都是PB。”

谈品质·常春(业内人士)

文化传承超越赛事本身

跑哪儿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常春和波士顿马拉松组委会有业务往来,谈到这项古老的马拉松赛事,他认为不管是赛事组织还是赛事文化,对于当下的中国马拉松都有借鉴和学习意义。

2014年下半年,常春前往波士顿和赛事组委会洽谈合作。和他对接的工作人员是波士顿马拉松报名和运动员事务总监,“一个女士,年纪50多岁吧。”开完会后,她急着去处理一件事情。“一个运动员去年跑了比赛之后,一直没有收到纸质的证书。当时,他们整个部门都在讨论,追踪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证书没有寄到运动员手里。”常春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国内的马拉松当时都在想着怎么做大做强,怎么让黑人选手来把成绩带得更快,而他们却在严肃认真对待运动员比赛成绩证书这样看起来只是很小的问题。”

不仅如此,波士顿马拉松悠久的历史文化也让常春着迷并感动。“每一年,从起点霍普金顿小镇到终点,组委会都会重新把赛道划一次线。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国内没有哪一个赛事每一年都留下自己的印迹。”从起点到终点,波士顿马拉松沿途要经过13个小镇,而每年的比赛,也成为沿途小镇居民的重要事件。122年来,从爷爷到父亲再到儿子,一个家庭的几代人做着相同的事情,他们守在路边,为运动员加油、递水。“对于波士顿马拉松来说,赛事的意义远远超过了马拉松本身。”常春说。

在常春看来,国内的很多马拉松赛事还很年轻,很多赛事举办过程中缺乏本地文化和精神互动。“很多赛事停留时间可能只有半天,本地文化、精神没有和赛事有机结合,过分求大、求全、国际化。”常春认为,不要怕规模小、距离短,比赛一定要有文化和历史的根基。

谈感受·李飞(业余跑者)

朝圣之旅实在有点儿冷

在今年波马比赛中,有近700名中国跑者参加了比赛,佩戴29333号码布的李飞就是其中一位。

回忆这次比赛,李飞直言,“比赛感受除了冷就是冷,除了风雨就是风雨。”比赛从开始到结束,倾盆大雨就没停过,而且还夹杂着大风。气温只有6℃左右,体感温度接近0℃。跑到终点后,李飞有点失温,手冻得发抖。他本来想发个朋友圈给国内的亲友报平安,但连用手机打字都无法操作。

作为波士顿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尽管天公不作美,但比赛沿途依旧能看到为选手们加油助威的观众。“不管是你跑得慢还是跑得快,他们都会不遗余力支持你。这一点和国内马拉松区别很大。”雨很大,当地居民的热情并没有消失。他们穿着冲锋衣或者打着伞,拿着香蕉、橘子站在路边发放。看到戴眼镜的选手,他们还会送上纸巾给他们擦拭。

根据成绩不同,波士顿马拉松分成4拨起跑。“起跑的小镇很小,马路也特别窄。我是第4拨第6组起跑,大概接近11时40分。”李飞介绍说,波士顿大半个城市这一天的交通都会为马拉松让路,“几乎整个一天都用来跑马拉松了,星期一也因为比赛成了休息日。”

在波士顿马拉松的途中,会经过一所大学附近,该所大学的女生会集中在跑道两侧,为选手们送上持续不断的尖叫声。李飞因为起跑时间太晚,他跑到那儿时,观众已经不多了。“比以前看转播的时候看到的人少多了。后来到心碎坡的时候,也基本上没有观众了。那个地方挺虐的,以前都有很多人为选手鼓劲。”

“跑波士顿马拉松主要还是一种情怀,参加比赛的人都觉得像是朝圣的感觉,跑一次这样的比赛就跟圆梦了一样。要不是因为这是波士顿马拉松,这种鬼天气估计我会放弃。”李飞说,明年如果有机会,他还想跑一次。

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总完赛人数25746人,其中中国选手总完赛人数649人;相比2017年,波马总完赛人数减少654人,但中国完赛人数增加340人(增加近1倍)。

采写/新京报记者 肖万里

《寻梦环游记》最新番外短片,脑洞超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