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上海的厨子能写诗:春天的浪,总是先从湿开始

爱人你倒是吃啊。

凭这一句话,小七就击中了T酱,带着嗔怨的柔软催促,透出烟火爱人之间才有的那颗爱得踏实澄明的平实心。

开了私家厨房的小七当然不仅靠嘴巴说,这个大男孩还曾经在家乡厦门当过天台农夫。

他在城市的楼顶搭建了一个农场,自己动手施肥播种,看着蔬菜们开花结果,带露水的番茄和青菜跑进自家厨房,有一种自给自足的喜悦。

后来,小七来到上海,在外企三天两头忙得到处飞的他,空下来时仍是最爱动手做饭,一到周末,朋友们呼啦啦全过来了。

有酒有肉有朋友,“七号食堂”就是在城市角落里这么一个让人安心的存在。

因为厦门的家住在某条路的7号7楼,本身又被朋友们唤作“小七”,“七号食堂”由此而来。

天台农夫、自由撰稿人、杂志编辑、七号食堂主理人,尽管小七的title已经多到不行,T酱还是有私心,想叫他“厨房诗人”。

半截苦瓜,几瓣桔子,一碗雪菜鸡丝面,全被他收录在“破釜盛粥”系列里,写成了诗。

《苦瓜》

留白,不显山,不露水,

妙在点到为止,克制得像一根苦瓜,默默投石入海,鸿爪雪泥,

难得分寸毫厘,从今尝一口直白裸露,咽下竟刮骨无痕。

《桔子》

每个人都言不由衷,

把心剥出来便是酸的,毕竟,

timing is everything

《下面》

两禽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汤汤水水?三天两头,

素面朝天一片胸,吧唧嘴来,

美得像只鸡。

有趣又敏感,这就是小七。

他能察觉“春天的浪,总是先从湿开始”;

他嗅得出“弥漫隐微的寒食氛围里,新剥的蚕豆、新腌的酸菜、新挖的春笋的气味”;

他相信“不时不食,冬鲫夏鲤,秋鲈霜蟹,这是承接地气的直接表达,顺应万物的生发周期,自然而来”。

所以T酱完全明白,小七做饭时会对食材有多挑剔。

小七自己种在厨房里的水萝卜

就像他信奉的“不时不食”,什么季节就吃什么季节的食材。

七号食堂的大多数应季蔬菜和米,都是从悦丰岛有机农场的地里收割后,带着新鲜的泥土气息直送到家的。

T酱问海边长大的小七,上海该去哪里买海鲜。他说久光的多数海鲜都来自厦门,想家的时候就会去那儿看看。

可如果正儿八经想要买到新鲜好吃的,他还是建议去大一点的水产市场。前一阵刚被拆迁的铜川路水产市场,曾经是小七的必去之地。

嘉里中心的Ole、IAPM、IFC的city super都是小七认证过的好超市,因为刚好住在南阳路,近水楼台,上海商城地下的city shop成了他最爱去的地方。

在七号食堂里,“客人”这个词太生分了。小七说每一个上门来的人,都是朋友。

菜单这种东西也不会有,他会提前了解朋友们的饮食习惯和忌口,根据时令安排菜式,基本上来了都是惊喜。

你以为看着就舍不得动筷子的“雪山蓝莓紫薯泥”和“三色薯泥”就够惊艳了?

小七立马甩出他的手写菜谱分分钟打你脸。

会写诗,懂做菜,又写得一手好菜谱,小七就像一个颜值爆表的大魔术师,在厨房里闪闪发光。

生活的滚滚洪流中,能把日子过得踏实又诗意,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运气。

《打烊》

送走最后两位客人,收拾好兵荒马乱的后厨,

每张桌椅还原前一天的样子,擦拭酒杯,餐盘,刀叉。

检查水电,关上店门,上到24楼天台,

跳下。

在这样的城市,总有人来自山川湖海,却愿意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

不看就损失15亿,上海人怎么能阻止自己发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