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带一本书去巴黎

去了一趟巴黎之后,总想写点儿什么。可是如果写“旅游攻略”,互联网上已经有那么多现成的整套七八十页的精美图文。写游记吧,考虑到自己于巴黎、法国以及欧洲文化和历史知识方面的匮乏,实在是不敢造次。思来想去,还是给大家推荐我带去巴黎的这本书吧,名字就叫做《带一本书去巴黎》。

这是一本结合着巴黎的“名胜”来讲述巴黎历史,尤其是1893年前后那段历史的书。既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巴黎那些名胜的渊源及故事,还能够补充像我这样缺乏历史知识的不足。更能够纠正我们幼小时期学习的那些被曲解了的法国“革命史”。

下面的文字都是摘自这本书,版权归属原书籍。照片则都是本人拍摄,放弃对这些照片的版权主张。

虽然在巴黎之外,还有所谓大巴黎,就像北京的三环四环,一圈圈地地漾开,一圈比一圈大,然而,对于游客来说,巴黎比人们想象中的要紧凑。一方面,是由于四通八达的地铁系统,可以快速把你带往目的地;另一方面,巴黎的那些“名胜”相当集中。买上一张八十法郎的地铁周票,或是五十五法郎的十张套票(单票八法郎一张),就可以在“二环”之内通行无阻了。这个范围,包括了主要的历史建筑和遗迹。除了远郊的凡尔赛宫、枫丹白露等等,一张二环票就可以全部解决了。

我们甚至不太坐地铁,常常步行,其原因就在于巴黎的紧凑。一般安排得好一些,从住处一趟地铁坐出去,就可以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步行逛上一天了。逛,在这里是令人愉快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巴黎作为一个都市,有张有弛,而且相当整体。这个“城市整体感”和一个巴黎人的名字分不幵,他叫乔治?尤金?奥斯曼(georges-Eugene Haussmann)。

奥斯曼出生在1809年,不仅是个土生土长的巴黎人,还和拿破仑家族带点干亲。他受过良好的救育,有决断力,有自信心。正当壮年的时候,奥斯曼在拿破仑三世这个“伯乐”的赏识下,在1852年到1870年巴黎城市大改建中,担任了主要负责人。

这个空前大改建,使当时的巴黎“焕然一新”。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巴黎,基本上就是1870年以后的面貌。其中有百分之六十的建筑,是奥斯曼时期留下的。这个巴黎城市大改建,正发生在雨果生活的同期。他曾声嘶力竭地在大改建的高潮中呼吁对历史遗迹的保护,声音至今还回荡在巴黎上空。

从雨果的小说中,我们看不到太多的他生活的巴黎城市面貌。雨果是写历史小说的。他写的小说往往远及中世纪。他的《九三年》其实是发生在1793年的事情。也就是说,他作品的描写对象,远在自己生活的时代之前,是对整整一个世纪前的法国重大历史事件的思考。

一百年,可以积淀、挣扎、反思而产生雨果。一百年,也足以推陈出新,埋葬一段历史,因而彻底忘却,整个民族并不因为经历了什么而有所长进。巴黎是一个城市,也悬一个历史缩影。踏上巴黎的街石,看着它完整的古都风貌,你会感受到一些他们的历史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