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鸿茅药酒“引火终自焚” 鲍洪升的上市梦该醒了

被跨省追捕的谭秦东今天取保候审

今天傍晚,广州医生谭秦东“取保候审”,走出了内蒙古凉城县看守所。因去年12月份撰文批评鸿茅药酒是“毒药”,他被凉城警方跨省追捕,并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起诉。

鸿茅药酒最近成了“众矢之的”,激怒全国舆论最终“引火烧身”,正是由于谭秦东案引入大众视野。

谭秦东1月10起从家中带走并被羁押3个月,案情的转变得益于媒体的报道、全国舆论的声援。

3月22日南方周末就报道了鸿茅药酒“屡上黑榜”,被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却越做越大,但当时尚未提及谭秦东案。

直到4月13日,谭秦东被跨省逮捕案经媒体曝光,短时间内快速掀起全国舆论风暴,鸿茅药酒也被层层深扒,从疗效、广告乃至国有资产流失等多方面被质疑。

4月15日上午,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发文称谭秦松因涉及“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被损害案”已移送审查起诉。

4月16日,国家药监局和中国医师协会率先发声。

国家药监局称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2004-2017年底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药监局除了要求内蒙古药监局“持续加大”对鸿茅药酒的监督检查外,还组织专家论证将其从非处方药转为处方药。

中国医师协会则表示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并呼吁公权力机关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最高检、公安部的最终介入使谭秦东案发生了决定性转变。

4月17日下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通报称,根据最高检指示介入调查后发现,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同日,公安部刑侦局也表示,公安部已就该案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

鲍洪升的药酒王国

公开资料显示,鸿茅药酒的生产商为成立于2002年的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鸿茅国药的第一大、第二大股东分别为鸿茅控股和鲍洪升,鲍洪升同时为鸿茅国药的控股股东。因此,鲍洪升为鸿茅国药的实际控制人,其直接间接持有鸿茅国药50.21%股份。

鲍洪升何许人也?网络资料称他是个营销江湖的“奇人”,曾经以总代理、独家代理等身份营销推广了“护肾宝”、“美福乐”减肥、“芒交”藏药甚至婷美内衣等一系列“畅销”产品。狂轰滥炸的广告是这类产品的共同特征,特别是地方电视台的非黄金时段更是塞满了他们的广告。

鸿茅药酒厂曾经只是凉城县的一个小厂,鸿茅药酒最初的疗效也只是治疗内蒙古的一种常见病:关节炎。2000年后,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家,处方药不允许在公开媒体发布广告,鸿茅药酒销量一直在低位徘徊。

但2003年起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鸿茅药酒列入了非处方药,这意味着其获得了公开销售推广的渠道。

2006年,鲍洪升以500万估值收购鸿茅药酒厂,开始在鸿茅药酒身上复制其过去的营销套路:狂砸广告。2008年鸿茅药酒销售额过亿,开启10年辉煌。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鸿茅药酒的零售药店终端销售额超过16亿,在中成药市场仅次于东阿阿胶。2017年,鸿茅药酒在凉城当地纳税即超过3000多万。

巨大的成功之下,鲍洪升已经打算将鸿茅药酒上市。内蒙古证监局官网显示,去年7月31日,鸿茅药业与银河证券签订了辅导协议,其审计机构为大华会计师事务所;8月4日,内蒙古证监局公示了鸿茅药业的辅导备案信息。

但是,鲍洪升的鸿茅药酒王国已被全国舆论盯上,行政监管力量也在介入。不得不说,其浑身的漏洞使其很难全身而退。

除了广告违法等问题外,鸿茅药酒最大的命门是其获得的非处方药批文,这也是这次舆论危机中引起质疑最多的一点:消费者以为喝的是保健品其实是“药”,而且其中67味中药成分可疑之处甚多。

鸿茅药酒当初如何获得非处方药批文现在也遭到了质疑。2003年时任时任食药监局长是郑筱萸,这位局长被查出在任内擅自降低审批药品标准甚至导致出现假药,最后因受贿、玩忽职守于2007年被判处死刑。

鸿茅药酒事件尚未了结,但可以肯定的是,鲍洪升的上市梦已经基本破灭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