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鸿茅药酒案谭秦东取保候审 律师申请内蒙药监公开再注册依据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记者汪晓慧“自由真好。”这是谭秦东走出看守所说的话。

在90多天前,1月10日,谭秦东因撰文称“鸿茅药酒是毒药”被鸿茅药酒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越大半个中国,于广东省家中被跨省抓捕带走。

4月17日18时许,取保候审的谭秦东,在他的辩护律师胡定锋的陪同下,从凉城县看处所走了出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将衣服从内到外全部扔了换掉。

罪名存疑谭秦东取保候审

鸿茅药酒系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名下的甲类非处方药,由原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厅药政部门审批,于2002年完成国药编号变更,其后每五年需要申请再注册。

在过去的若干年,鸿茅药酒靠广告打天下,据央视市场研究媒介智讯(CTR MI)数据,2016年中国电视广告投放额排名中,鸿茅品牌(包括酒精饮品、活动、商业及服务性行业等)投放额达150亿元人民币。此外,鸿茅药酒因虚假广告违法达2600余次,曾被多地监管部门暂停当地销售。包括人民日报等媒体也都曾多次质疑发问鸿茅药酒屡次违法却一路畅销背后的原因。

此外,鸿茅药酒配方中豹骨一事屡遭质疑。 2006年,为保护珍稀野生动物,国家明令从此禁止豹骨入药,但考虑到部分药企有库存的豹骨没有用完,允许企业使用2006年前库存的豹骨,直到用完为止。鸿茅药酒的配方里注明有“豹骨”。按目前披露鸿茅药酒销量计算,其所需豹骨用量巨大。因此,鸿茅药酒豹骨来源也被频频质疑。

谭秦东案件在过去的一周时间不断发酵,多方声援谭秦东。法律界人士探讨谭秦东发布的文章是否构成凉城县公安局所说的“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按照刑法,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是指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给他人的权益造成重大损失的行为。

华东政法大学文伯书院副院长、刑法学副教授吴允锋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称,这一项罪名有两大核心要素,包括“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以及“造成重大损失”。吴允锋教授分析称,谭秦东系专业医生背景出身,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他从科学角度分析质疑,如果所述内容属实或基本属实,就不构成“捏造事实”。其次,还要证明谭秦东行为给鸿茅药酒造成重大损失。鸿茅药酒举出的证据是经销商退货,销量下滑,吴允锋教授称,商品销售下滑往往与多个因素相关,谭秦东的行为与鸿茅药酒销量下滑不一定具有因果关系,因此本案证据上亦不一定充分。此外,他还分析称,即使谭秦东标题中用了“毒药”有一定夸大的成分,但联系其正文内容来看,更多是从科学角度进行质疑,而刑法介入某一行为的前提是该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且尤为注重从“实质”侧面进行评判,因此谭秦东的行为不构成凉城县警方所初步确定的罪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