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沈建光:金融开放开启中国“二次入世”

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其主旨演讲中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等,次日新任央行行长易纲便就金融业宏大的开放举措做出表态,并提及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包括外资持股比例、沪港通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体现了强大的自信和执行力。

在笔者看来,此轮金融开放是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先行者,正如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到的,未来中国推出放宽市场准入、开放部分服务业与制造业,特别是汽车行业、改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降低汽车关税、加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协定》等举措,且落地宜早不宜迟,开放范围之广,意义之大,堪比中国的“二次入世”。

金融开放做先锋

在众多改革领域中,中国金融改革历来是进展较快、成果较多的领域。四十年来中国金融改革取得了突出成就,并为防范金融风险积累了诸多经验:包括中国强调货币政策目标的多重性,这使得危机时中国应对迅速,政策灵活;并不默守“不可能三角”理论,通过资本项目有限开放、汇率有管理浮动和货币政策一定程度上自主独立的中间状态的选择指导中国实践,避免了资本大规模流动对经济的冲击;在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变的过程中,创新使用了SLF、MLF、PSL等流动性工具;协调推进利率、汇率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以逐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目标等等。

而在具体金融改革领域,近年来围绕汇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开放等方面也取得了诸多进展。体现在利率市场化方面,取消存款上限和贷款下限,形式上完成了利率市场化,并积极推动货币政策框架转型;汇率方面,人民币对美元波幅扩大,811汇改后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更注重参考于前日收盘价,并提出CFETS一篮子货币指数;资本管制方面,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启动、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人民币甚至于2016年10月被IMF纳入SDR篮子,视为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改革的认可。

与此同时,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更进一步。今年两会上大部制改革大刀阔斧,金融改革在去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背景下,将银监会与保监会合并,并加大了央行宏观审慎管理的职能,意味着协调监管的改革的推进。

然而,相比于对内改革,过去四十年金融对外开放的步伐相对滞后,中国金融行业外资参与程度十分有限。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加快金融开放成为重中之重。根据国家主席习近平博鳌亚洲论坛的演讲以及央行行长易纲的介绍,新一轮金融开放成为“先锋”,主要涵盖以下几个方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