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又一部纪实电影取材于云南,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云南旅游信息网
04-17 21:06
+关注

空荡的溶洞,水滴下坠,落在被人掷下的易拉罐上,发出滴答的声响。一对母女循声而来,找到石佛。身着白色衣裙,头戴金色发饰,她们面朝佛像起舞,以傣族传统方式向山神祭拜……

这是电影《米花之味》的结尾片段。故事发生在云南省沧源县中缅边境的一个傣族村庄,“米花”是傣族的一种特色食物。母亲为照顾女儿辞掉城市里的工作返乡,12岁的女儿正值叛逆期,与许久未见的母亲充满隔阂。电影聚焦留守儿童的处境,讲述在外打工的妈妈回到孩子身边后的故事。

电影虽然是讲留守儿童题材,但是非常乐观健康,而不是用很极端的叙事来博得大家的关注,我很喜欢这种态度”、“在电影里对年龄、城乡、性别、宗教的冲突采取很巧妙的方式,既不尖锐,也不妥协,而是很圆融,让双方都保持尊严,这样的处理方式很少见”,简洁却充满美感的镜头是本片的一大亮点。

展开剩余90%

2017年11月4日,首届平遥国际电影节闭幕并举行颁奖仪式,电影《米花之味》凭借真实动人的故事和清新自然的叙事风格荣获中国新生代单元观众票选"最受欢迎影片"奖项。这也是电影《米花之味》继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特别提名"、俄国电影节跨国奖之后的第三个奖项。

米花之味:沁人心脾的灵性之光

看《米花之味》的时候,像是俯身拥抱着一只尚未开屏的蓝孔雀,有时你只看得到它毫无情感的蓝色眼眸,有时你却又能触摸到它的心跳。

影片《米花之味》可以说是非常得惊艳。电影伊始,就把我完全迷住了。相比于其他表现人生的疼痛,一丧到底的“幻灭”电影,《米花之味》可以说是一股非常暖人心脾的清流了。

影片故事发生在一个位于中缅边境的傣族村落,一位单身妈妈从城市归来,作为一名“闯入者”,展开了一段新的生活。影片有着高饱和度的色彩和充满傣族风情的配乐,大远景中流淌着青葱的田野,特写之下舞动着斑斓的傣家花裙,这着实是一种别样的视听体验。

非常佩服导演的叙事能力。影片涵盖了太多我们现实生活中会提到的话题,比如一系列的冲突与碰撞:新思想与旧观念的冲突、城市与乡村的碰撞、外来文化与本土生态的冲突、宗教迷信与科学的碰撞、留守儿童和外出务工的家长之间的冲突……尽管对于有些话题导演只是浅尝辄止或者点到为止,但看完全片竟觉得所有的细节和元素都浑然一体,甚至都指向同一个永恒的母题。

英泽饰演的母亲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闯入者”,导演花了大量镜头来表现她与整个村寨的格格不入。村民说她在外面做了不干净的事,外公对外孙女的教育方法引起她的不满,甚至自己的女儿都觉得她是个陌生人。

影片中的大多数人物,他们的面部情感表达非常少。鹏飞导演说,人们在生活中通常没有那么多表情,因此他更愿意用人物面对问题时的反应,或者在不同情境中的状态来表达情感。母亲在知晓女儿通宵泡网吧之后,依然面无表情地守在女儿身边而不是去责难,在得知女儿偷钱之后也是面无表情地拉着女儿离开而不是怪罪。

影片中的人物带给我的感觉是高度真实的,这不仅符合影片整体的剧情走向和风格基调,达到艺术的真实,也非常贴合我们真实的现实世界。总有一些电影,他们的宿命是要去揭示世界和生活的真相。尽管青葱的田野和金色的阳光填满了整个眼眶,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和疏离感依然会像一股淡蓝色的液体,从银幕的框角若无其事地向下滴。

早在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的时代,人们就领悟到了这个问题,《野草莓》当中的父子和《夜》里面的夫妻,都像吞下了有失忆作用的毒药一般,面向着对方却恍若陌生人。

这大概是人类难以解开的精神之结,现在二十一世纪已经过了十余载,仍有那么多的国际大导痴迷于这个母题,不遗余力地刻画人情的淡漠,将失望与无奈之情倾注于冰冷的影像。只不过有些导演更倾向于表现人际隔膜的内生性,而《米花之味》强调的更多的是外界对人的改变。

身处于东方文化氛围之中,死亡对我们来说,也许存在着另一种美。女儿好友的死亡,将她们母女俩聚拢在一起,在难以名状的悲伤中将陌生感瓦解。导演在处理这段死亡时,也不带情感,只有鬼跳神舞的宗教仪式,没有炙热灼肤的眼泪。

然而波澜不惊的表皮之下必有其微妙之处。生命的最终归宿也许是分别和离开,当两个人同时思考生命和死亡这些最本源的问题的时候,她们是平等的,她们的灵魂更容易靠近,更容易相互理解,相互慰藉。葬礼上,母女二人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只是相互依偎,以某种方式对话和交流。

最让我惊喜的是最后一个场景,母女二人进入溶洞,在大佛面前祈祷,然后起舞。她们可能为死者哀悼,可能为彼此祝福,可能为世界祈祷,然后,起舞。佛像和溶洞使得影像充满了禅意,婀娜的傣族舞让母女二人变成了两只蓝孔雀。

时我不自禁地想到了阿彼察邦。尽管鹏飞导演并不像阿彼察邦那样喜欢用固定机位长镜头,但是溶洞和佛像的场景传达出来的感觉,就像《热带疾病》中的闷热潮湿的氤氲丛林,像《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里蜿蜒不绝的漆黑洞窟,像《幻梦墓园》中亦真亦幻的古王国墓园,充满了灵气和韵味。

一场葬礼,一段舞蹈,达成一次和解,这便是鹏飞导演的才华。一场世俗的仪式,一场精神的仪式,召回流离已久的亲情,这便是肢体可触的孔雀的心跳。

北京首映礼后,导演鹏飞携主演英泽出席了中国人民大学映后见面会,与到场同学一起分享了影片拍摄前后的故事。从4月8日起,《米花之味》将开启为期十五天,历经北京、济南、西安、成都、重庆、昆明、广州、深圳、长沙、武汉、上海、杭州、厦门、太原十四个城市的全国路演。在每个城市,导演鹏飞和主演英泽都将全面解读电影的台前幕后,该片4月20日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米花之味》以云南沧源一名本地社工为原型,取材90%来源于真实生活。导演在拍摄之初曾在当地体验生活长达一年之久,并与村民同吃同住,寻找创作灵感。

影片聚焦女性在工作与家庭之间的选择、留守儿童的心灵成长、传统文化与新时代的冲突等,也表现了边疆少数民族所面对的现实困境,传统文化的碰撞等问题。社会工作者在其中,扎根农村社区帮助当地村民摆脱困境,与村民一起探索问题的出路,架起了政府部门和民众沟通的最后一米桥梁,突出了社会工作者在新时代社会建设中的价值和积极意义。

影片突破了传统说教式和宣传式的拍摄手法,通过大量人物心理和日常情感的描述,让传统的农村和留守儿童的题材跳出“苦难和不满”的色彩,用轻松的口吻引导严肃的思考,潜移默化地将社会工作的理念引入其中,对于引导社会公众认知、认可社会工作,提升社会工作从业人员的职业自信和自豪感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这些都是改编于当地社工的真实生活,导演居住在社工家里的几个月中,多次被邻居问到“这个人(社工)是做什么的?”甚至有人会问:“她看上去就是管闲事的,东家事西家事都管。” 这些对社工的不理解,对于每个社工工作者的内心多多少少都会有负面影响。有一位社工透露给导演说:“我是热爱音乐的人,我也曾想成为一个歌手,但最终我选择了做一名社工,因为我从中感受到了帮助他人的幸福,我是带着满满的爱做这份工作的,面对很多人的不了解我只能一次一次的解释,然后用行动告诉他们我的工作性质。”

一些社工朋友的反馈,肯定了这一剧情的真实性,他们说:“在一些偏远的地方,人们没有系统,或渠道去组织募捐,所以我们就成为了这一桥梁。导演跟随社工走遍了此山区的小学中学,养老院等地方,发放来自祖国各地的物资,听取每个学校和养老院的需求,积极的传达给外界的政府、公益、关爱机关,不辞辛苦的将“爱心”精准投放。

以“沧源社工”为原型拍摄的中国首部社工题材电影《迷花只味》,2018年4月20全国上映。让我们一起来走近“沧源佤族自治县源心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业务范围:

少数民族社区的服务(老人 妇女 儿童服务)

社区特色经济发展服务

少数民族文化传承

本土社工 义工 志愿者培

社会工作服务的策划和督导

社会工作服务项目承接

工作模式:

1、社区中心为据点,建立社工+社区骨干自我服务自我管理的社区中心运作模式,提供社区基本服务功能。

2、学校为枢纽,依托学校社工站,整合资源进入学校,深入家庭,覆盖全社区,支持边缘儿童

3、社工+义工一对一困境家庭支持服务,以支持社区建立更安全和稳定的支持体系。

4、发展自主经济:在社区推动产业的发展,2014年在刀董村成立种养殖合作社。

沧源社工:陈江龙

沧源社工:沙燕

沧源社工:肖羽

工作实施:

公共服务:以儿童的基础服务开始,在校建立社工站,儿童的活动室,社区组建妇女文艺队,服务陪伴困境儿童老人服务。

社工介入学校,在学校建立一个儿童活动,提供孩子们学习,阅览课外书,作业的辅导等。社工已在沧源中缅边境的刀董村第一个社工站服务留守儿童服务人数60人,2016-2017年跟进困境儿童个案15个,主要服务内容:通过日常走访了解儿童的生活状况,家庭的基本生活水平,经济来源。建立学校社工站开展课后服务,定期举办大型活动 如六一活动、亲子游戏、夏令营活动等。每周在校活动室的人数75人,平均每天15人。社工通过跟进困境儿童,进行了解家庭的需求,孩子在家里或在学习的困难、陪伴单亲儿童,进行课后辅导和心理疏导,并涉及到边境儿童落户的程序,帮助连接资源,咨询户口的办理等服务。通过服务儿童,社工也挖掘社区骨干,助力社区扶贫攻坚等工作。

2016年曾获得云南省“最美社工”奖。

主要困难:

人员工资不稳定,项目经费只有少部分人员工资支持,希望能有自身可持续性项目支持机构发展,比如社会企业等!

来源:一视频

极光盛宴,探访峡湾之国挪威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