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WeWork收购裸心社背后 联合办公行业打响规模战

为大企业会员的海外扩张提供便利,是WeWork要实现的新价值。

在收购裸心社的消息传出当天,WeWork联合创始人AdamNeumann现身上海。但对于收购细节的提问他却三缄其口。

他不断强调:“WeWork和裸心社有相似的文化和发展历史,因此我并不想说是我们把裸心社收购了,而是两家公司走到了一起。”

但他于4月12日发表的一篇英文声明则暗藏玄机。“裸心社于2015年推出,在24个地点服务10000名会员。而WeWork于2016年在上海开设第一家门店,目前我们在十多个地点有10000名会员。”

这是WeWork中国不断强调是“合并”而非“收购”的原因——两家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并非“强弱分明”,而是规模相近,称为合并有更多平等的内涵,而不是“以大买小”。

在这次收购后,WeWork也迎来在中国市场的大突破——规模瞬间增加了一倍。

这对目前规模扩张阶段的WeWork至关重要。在进入中国市场后,它平均每1.8个月就完成一个新办公地点的落地。今年除了在上海、香港等地继续深耕,还要把业务拓展到深圳、苏州、杭州、成都、南京和武汉等城市。

WeWork今年在大中华区的目标非常激进,它们要实现规模扩张4倍,发展至40个办公地点共计服务4万名会员,因此收购裸心社还仅仅只是WeWork加速扩张的第一步。在全球,WeWork计划到2021年年底服务会员将增长到100万。

扩张背后,WeWork早已不甘心再扮演创业公司“二房东”的角色,它希望通过全球的联合办公网络实现新价值,吸引拥有跨国实力的大企业客户。

在并购之后,WeWork中国宣布,其个性化上门定制及运营解决方案Powered by We首次落地中国。

“像阿里巴巴、滴滴这样的企业,有跨国经营、走出中国的欲望,但是像拉美、欧洲这些地方,对于他们来说还比较陌生,如果他们是我们Powered by We的服务对象,我们就可以给他们提供办公场地,哪怕他们在柏林前期只雇佣10名员工都可以。我认为,这种服务对于中国国内的企业和要出海的企业,以及在中国的外企,都非常具有吸引力。”Adam Neumann接受一条君专访时表示。

Adam Neumann认为一旦规模扩张之后,WeWork便拥有了一种新价值——办公环境可以成为空间媒介。“当企业到一个新的国家经营时,一开始总是觉得比较艰难,而如果这个办公环境是熟悉的,企业和员工可以变得更自信。我们也可以为处于起步阶段的国外分公司提供各种规模的服务,10个人或20个人都可以,这鼓励了企业向外扩张的步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