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央行本次降准,或是为“资管新规”做铺垫

中国人民银行今日决定,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根据官方通稿,具体操作分两步:第一步,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上述几类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第二步,在降准当日,持有未到期MLF的银行,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MLF,降准释放的资金略多于需要偿还的MLF。以2018年一季度末数据估算,操作当日偿还MLF约9000亿元,同时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大部分增量资金释放给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

我们在2016年11月26日发布的文章《降准不是政策禁区,12月或是时间窗口》中,对通过MLF补充基础货币的弊端做了详细阐述,其一是,从期限上看,MLF等再贷款投放一般有明确的期限,而且期限较短,无法为商业银行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其二是,从利率上看,一年期MLF最新操作利率为3.30%,远高于一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1.50%。

那么从官方通稿上可以看到,本次降准释放的资金,一部分是偿还MLF,以2018年一季度末数据估算,操作当日偿还MLF约9000亿元,这可以算作是对过去扭曲的货币政策的矫正;另外释放增量资金约4000亿元,央行专门解释道,余下的小部分资金与4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这也意味着4月中下旬,央行将不再大规模使用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来对冲税收冲击。

因此,综上所述,本次降准,更多是矫正过去用“MLF替代降准”的货币政策操作,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但是银行的资金成本得到了降低,资金稳定性也得到提升,银行的流动性结构得到优化。

逻辑上可以理解,但是从市场实际走势上,我们发现近期银行间的流动性并不是非常紧张,债券市场收益率也大幅下行。我们在《金融去杠杆2.0:资金面呈现被动宽松》中提到,2018年1月份开始,债券市场收益率出现了快速下行,其中十年期国开债收益率由1月19日的高点5.13%下行至4月13日的4.58%,接近2017年11月初的水平;一年期国开债收益率由12月30日的4.68%下行至4月13日的3.74%,接近2017年8月份水平。

图:十年期国开债(红线)、一年期国开债(蓝线)

也就是说,本次降准虽然可以理解,但近期并没有降准的迫切必要。那么笔者认为,本次降准,与2018年3月初,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对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以及上周传闻拟允许商业银行适当提高存款利率浮动上限的性质一样,是为即将正式发布的“资管新规”做铺垫。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