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首汽约车的错位竞争术

文·国资报告记者饶恒

原载《国资报告》杂志2017年第1期

京沪两地在2016年12月底相继出台新版的网约车实施细则,“京籍京牌”“沪籍沪牌”正式落地。几大互联网出行平台中,滴滴、神州、易到都将不同程度受到一定影响,首汽集团旗下的首汽约车则回应称“完全符合新政要求”。

通过自有资产撬动社会资源,首汽集团将自家4000多辆出租车转化成了网约车,也在全国多个城市快速扩张。最晚进入网约车市场,首汽约车却在一些方面走在了行业前列。随着各地新政细则不断出台,网约车市场或将面临新的洗牌。

自己逼自己的改革 作为成立于1951年,脱胎于原政务院的一个车队,首汽集团早年以服务于重大政治活动为主,在转型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客运业、汽车销售维修、加油站、租车四大业务板块。以服务于大型央企、政府、外企等为主,在B端市场有着深厚的积淀,整个集团一直处于交通行业前列。

2013年底,随着市场的快速变化,以及互联网出行市场的风起云涌,首汽集团传统业务出现一定程度下滑。2014年6月,首旅集团作出重大战略调整,要求首汽集团以加快汽车租赁发展为突破口,带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首汽约车一定能做成吗,万一做不好呢?”在首汽集团会议室,《国资报告》记者向首汽集团董事长赵金俊发问。

“没怀疑过。要是怀疑过,就不做了。”赵金俊的回答斩钉截铁。

事实上,这种自信源于首汽集团已经看准了网约车市场。首汽约车CEO魏东表示,他们在首汽租车改革过程中看到了专车市场的变化和趋势:租车会分流一部分自驾人群,专车可以跟租车产业形成协同性,传统出租车则已经没有增长了。据此他们认为专车是可行的。

无论在哪个时期,企业面临市场竞争的冲击都客观存在。一些人将首汽转型解读为“被逼出来的改革”。赵金俊却不这么认为。

“始于2001年的首汽第二轮改革形成的四大业态有一定的生命力和竞争力。本次改革开始于2014年,早在2012年首汽就已经论证过网约车,但作为运输企业,苦于没有技术去做。在很多方面我们觉得是我们自己逼自己,自我的革命。‘不动’不是首汽人的价值取向。”赵金俊说。

作为有着65年历史的传统运输国企,首汽似乎并不具备互联网基因,如何能够在互联网企业混战的出行市场中弯道超车,首汽经历了周密的市场调研和分析,试图找到对手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

经过分析发现,首汽长期为机构用户服务,形成了大量的B端客户积累和服务体系,同时还有着强大的线下组织运营能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