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征文|魅力惠州旅游故事——惠州之行,爱与阳光相伴

今天,主办方收到网友稿件——《惠州之行,爱与阳光相伴》,现原文分享。希望你也来投稿哦。

惠州之行爱与阳光相伴

邵云虎

今年暑假,带上孩子到惠州跟团四日游。四十多人同车,虽都来自不同地方,但在狭小的车里,大家一下子就变得熟络。便于大家记忆,我们各自有了“雅号”:一个五十岁左右、打扮时尚的大哥,叫“帅哥”;留着光头的小伙子,大家称他为“撒哈拉”;同事刘欣眼神不好,见谁都称呼老弟,被送外号“大大姐”;男导游扎着个小辫,我们便称呼他为“小辫辫”。

我们一路领略了岭南风光,品尝着比杨贵妃当年吃的还要新鲜的荔枝,戏水于“铁泉大温泉”,走进“南国避暑天堂”,又体验了惊险刺激的“亚洲第一漂”。孩子们也玩得不亦乐乎。但当我们期待探访神秘的哈施塔特小镇和人文景点纷呈的西湖时,意外发生了——

“撒哈拉”的儿子七岁,长得胖乎乎的,特别热爱肉食。这天中午,他吃了很多肉串,又在景区外吃完一个大大的冰激凌,很快,他肚子便难受起来,头上不断冒出虚汗。“撒哈拉”好像也受到“传染”,爷俩跑向卫生间……看他们父子的情况,是非去医院不可了。他们一家商量之后做出决定,由孩子的妈妈带孩子去医院,“撒哈拉”在此忍痛照顾同行的岳母。

“小辫辫”联系出租车送他们母子去附近医院,并向团员说这么做会影响游览顺序。听完他的话,我们一致表示支持他的安排。一场欢乐的旅游变成这样子,“小辫辫”对此很愧疚,但大家的配合又让他如释重负。

“撒哈拉”依旧难受,额头上的汗珠一个劲儿地冒出。大家劝他多喝水,他听从着,同时一步不敢离开岳母的身边。谁想,房漏又逢连阴雨,在巽寮湾,“撒哈拉”从卫生间出来后,岳母就不见了踪影。我们了解情况以后,陪他一起顺着原路寻觅,逢人就问见没见一个穿红色上衣的老太太。我们一边走,一边停下来照顾“撒哈拉”,“大大姐”因为走得太久而腿抽筋。大半天过去,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老太太。

这时,“小辫辫”打来电话,说看病的母子赶过来了,而老太太就在景区休闲区。

真是虚惊一场!“撒哈拉”一个趔趄倒在路边,大家架上沉重的他走向门口。我顺势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很烫。“大大姐”说:“我包里备着应急的药物,让他上车先吃几粒退烧片,回到宾馆再吃管痢疾的药!”

“撒哈拉”吃完药之后就在车上休息,到达宾馆时,头已经不那么热了,晚饭后他又吃下痢特灵。虽然,“撒哈拉”的不适得到了缓解,但他们一家还是缺席了隔天的童话王国之行。

第二天,孩子们穿梭在奥地利建筑风格和欧陆人文风情完美融入的大世界,累并快乐着。同时,我们非常牵挂“撒哈拉”他们一家。晚上一回到酒店,大家都赶去探望他们。令人欣喜的是,“撒哈拉”身体情况已经好转,而那个胖小子正大快朵颐。

“帅哥”抱住“撒哈拉”说:“老弟,憋坏了吧!明天一起游西湖!”

“撒哈拉”眼含泪花地说:“谢谢大家的惦记!”

“这有什么可谢的!一家人就应该互相帮助!”“大大姐”如是说。

接下来的两天才是美好旅行的开始。看着“撒哈拉”一家欢乐的身影,整个团里的人都如释重负。一路上,美丽的高榜山、西湖、丰渚园、点翠洲、泗州塔都深深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快乐的时光总让人感到短暂,四天的行程很快就结束了。回程时,旅游车在返程的站点停下,有人茫然问道:“到家了?”顿时,分别的伤感传染了每一个人。大家都变得难舍难分,盼望有缘再一起出行。

我内心感慨道:人与人之间多一些真诚,多一些帮助,旅行途中便充满爱与阳光。

承办单位:安迪旅游策划公司

迪旅游策划咨询有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转载注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