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手机搜狐
SOHU.COM

安全与监管:汽车自动驾驶发展的成败关键

汽车大观
04-17 21:23
+关注

文|王慧

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自动驾驶作为变革的核心驱动力正在加速汽车产业智能化,使得全球汽车产业格局正迎来新的重塑。

“一场车祸就足以毁掉整个行业!所以我们必须小心谨慎。”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沃尔沃汽车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2018年智能汽车国际研讨会上这样表示。

3月18日,Uber的一辆自动驾驶SUV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撞死了一名行人。随后,Uber决定暂停公司在加州、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以及安大略(Ontario)的测试。

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路测时发生撞死行人的事故,引发了外界对于自动驾驶技术可靠性和安全性的质疑,也让我们看出针对类似案件在法律和监管方面的不足。事故发生后,亚利桑那州州长叫停了Uber在该州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

3月21日,丰田汽车公司也宣布将暂停无人驾驶汽车测试计划,这是继Uber宣布暂停无人驾驶测试计划后,又一家研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公司宣布暂停测试计划。丰田自动驾驶负责人Gill Pratt表示,自动驾驶最终目标是尽可能多地挽救生命。

在谈及Uber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撞死行人事故时,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Dr. Dieter Zetsche)持不同的观点,他表示:“对戴姆勒来说,一方面,我们应该负责任地交给客户一个成熟的自动驾驶系统;另一方面,再完美的系统可能都无法避免所有事故的发生。”

展开剩余87%

自动驾驶汽车是不可阻挡的未来趋势,在自动驾驶发展的初期,在有人和无人驾驶工具混行阶段,可能带来更严重的拥堵和混乱,但很少有人怀疑自动驾驶商业化的前景。

正如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年勇所言,“智能汽车就是智能化时代最为典型的代表。随着智能化的快速推进,当前智能汽车已成为全球汽车产业发展的战略方向。”

自动驾驶技术,不仅是当前全球汽车与智能化出行的发展方向,作为汽车产业未来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自动驾驶背后庞大的市场空间,使其备受资本热捧,成为汽车产业下新的“蓝海”,更是各大车企争相抢夺的战略制高点。

沃尔沃汽车研发负责人表示,全球范围内的智能汽车之争,政策法规是“变速箱”,安全系数是“发动机”, “变速箱”更灵活和“发动机”更可靠,且“动力总成”更匹配的国家,将在技术迭代、用户习惯、舆论包容、基础设施等方面逐渐建立优势乃至胜势,从而在这场全球角力中赢得几乎不可逆的“先手优势”。

  道路测试政策逐渐“破冰”

自2016年起,人工智能,物联网,高性能计算等一系列新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我国自动驾驶汽车发展持续加速,汽车与电子、通信、互联网等跨界合作加强,在关键技术研发应用、产业链布局、测试示范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对记者介绍,目前我国大部分主流乘用车企业已经在部分量产车型上配置了L1级驾驶辅助系统,吉利、长安、上汽、一汽等企业部分L2级车型实现量产,尤其在前撞预警、车道线偏离预警、全景泊车辅助等领域,我国企业已经推出了大量具备国际同等先进水平的产品,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更高级别自动驾驶车型正在研发和测试。

在整个自动驾驶汽车产业链上,信息通信企业如百度、阿里、华为、中兴、360等纷纷进入,新型创业公司大量涌现,在车载传感器、自动驾驶系统、车载通信服务系统、汽车信息安全等领域大力投入研发,推动了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进程。

今年3月,上海市政府发布了《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同时发放了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牌照,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获得第一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获得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的资格。

目前,北京、上海、重庆、杭州、深圳均已公布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相关政策。

道路测试是实现汽车自动驾驶和完全无人驾驶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自动驾驶汽车既需要自身传感器实现对行驶环境信息的感知,也需要也通过高速无线通信技术与周围信息源进行数据交互传输,进而对车辆做出精确的决策控制,企业通过真实的道路场景测试可以获取大量的数据,并利用这些数据进行深度学习来矫正原始算法,不断的优化和完善自动驾驶性能。

政策“破冰”对自动驾驶行业来说是极大利好,左世全表示:“道路测试的开放加快推动了我国自动驾驶汽车从研发测试向示范应用和商业化的推广进程。”

而美国是最早在政策和立法上对自动驾驶持开放态度的国家,美国早在2014年就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公共道路测试。加利福尼亚州目前已经有50多家企业获得开展智能汽车开放道路测试的许可,其中14家企业有中资背景。这种状况大大加快了美国智能汽车技术的研发进度,也积聚了全世界顶尖的智能汽车技术人才。参与测试的企业通过道路测试来不断验证技术的成熟度,而测试工作反过来也为政府推进相关立法工作积累丰富的数据和事实依据。

李书福表示:“我们在公共道路测试立法方面,已经有了整整4年的“时差”。这也意味着,要抢占领先地位,我们必须立足当下,奋起直追。”

  安全问题是核心

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2017年汽车产销量再创新高,达到2900万辆,连续九年全球第一。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为庞大的汽车消费群体,未来在中国市场销售的自动驾驶汽车,必须符合中国消费者的习惯及道路交通环境。中国先天已经拥有了引领世界智能汽车发展的强大市场基础。”李书福表示,自动驾驶汽车公共道路测试的下一阶段,将是部分技术领先企业的商业化上市,目前来看,这一阶段将在2019-2021年之间实现。

近期发生的几起热门交通事故,也让智能汽车的安全性能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目前智能汽车的技术突飞猛进,但从路测到高精地图应用等方面和目前的政策法律存在发展步调不一致的情况,这对智能汽车未来的发展构成了挑战。

“研究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自动驾驶汽车,无论技术如何发展,安全是第一位的。如何确保乘坐者,以及车外的人都安全的前提下,同时鼓励创新,鼓励新技术的发展,这都是各国政府制定法律面临的共同的问题。”李书福这样表示。

除了道路安全,信息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在左世全看来:“安全是汽车产业发展的前提,自动驾驶汽车最大的问题是信息安全。”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汽车已不再是孤立的单元,而被视为可移动的智能网络终端,随之而来的信息安全问题也日益严峻。

2015年两名黑客实现远程操控行驶中的切诺基,导致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宣布在美国召回140万辆车,这也是全球首次汽车制造商因信息安全问题召回车辆。2016年日产聆风曝出Nissan Connect服务安全漏洞事件。2017年,福特、宝马、英菲尼迪和日产汽车的远程信息处理控制单元存在漏洞。

虽然这些事件是以研究为主,并没有大规模的恶性案例发生,但是,从结果来看,攻击车辆的路径以及手段呈现多样化的趋势,另外,从财产损失到人员伤亡甚至公共安全,信息安全能够导致的后果越来越严重。这不仅会影响到行车安全、用户数据泄露,更使汽车产业信息安全受到威胁,这对监管部门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左世全说:“我国现在还没有自动驾驶汽车安全监管平台,还不能对数据流动进行监管管理,信息安全漏洞库亟待建立。”

  政策法规构建难题

如何让自动驾驶从研发、测试到应用各个环节规范在法律秩序内,积极稳妥地推进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对监管部门的一大考验。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能否适应智能汽车技术的商业化应用推广?

在中国,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目前正致力于加快完善智能汽车相关法律法规框架的更新、制定工作,北京、上海、重庆等城市先后出台试行办法.

不过,目前,我国对于“机器驾驶人”认定、法律责任确定上没有明确,人机控制转换及事件记录等标准尚未出台,对于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责任判定未来仍需要进一步明确。

左世全表示,自动驾驶技术进展速度很快,我国亟徐建立权责统一的自动驾驶汽车事故责任管理法规,清晰界定用户、驾驶员、自动驾驶系统等概念与角色定位,以及驾驶员、车主、汽车生产销售企业、自动驾驶系统提供方对汽车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等。

“技术发展的速度总是超越法律完善的速度,全球智能汽车发展对现有政策法规的挑战是巨大的,中国只有与时俱进地完善相关政策法规,才有机会实现引领全球智能汽车发展这一目标。”李书福表示。

瑞典企业与创新部副司长Asa Vagland对记者表示:“瑞典对自动驾驶采取的是非常谨慎的态度,而且是分步走的方式来推出这个监管。在这些事情的同时,我们时刻都牢记“零伤亡”愿景。但我觉得最大难点在于试图监管一个尚未被完全发明出来的技术。”

“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对于一种正在兴起而不断变化的技术,进行监管是非常困难的。另外,我们没有特别准确提到的就是深度学习,对于监管的模式也会产生重要的影响。”美国前交通部部长Anthony Foxx也对记者这样表示。

面对层出不穷的新技术、新事物、新业态,监管部门在政策制定上也要跟上脚步,尽快补上法规滞后的短板。一方面在自动驾驶发展的初期,给予一定的扶持和包容,促进其推广应用,走向成熟;另一方面,也要始终坚持监管和法律的底线,规范自动驾驶带来的新问题。

Asa Vagland认为:“自动驾驶技术发展非常迅速,现在也遇到很多不同的挑战。所以,我认为立法者应该采取分步走的方式,渐进式小步走实现立法。当技术发展出现了新变化的时候,也能及时作出调整。立法的工作不会有准确的时间节点,这将会是个持续性的工作。”

  道阻且长谨防激进

围绕自动驾驶,最频繁被提及的概念便是AI人工智能。不过,在技术进步的同时,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自动驾驶技术开发的初衷是减少车辆交通事故,保障通行安全。在自动驾驶的核心位置,仍旧应该是“人”的概念。

3月27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了《2018年智能网联汽车标准化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提出要充分发挥标准对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促进作用,加快落实智能网联汽车标准体系中行业急需和通用基础标准的制修订工作,持续完善智能网联汽车分标委架构和运行机制。

此次《工作要点》正是针对安全这一核心痛点。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投资者来说,相关安全标准的加速制定将有效提振他们对新技术领域的市场信心,也为相关产业发展带来动力。

年勇在2018年智能汽车国际研讨会上透露,“发改委正在制定相关战略,从去年开始征求意见,正在抓紧完善。目前中国正在搭建国家级创新平台,以六大系统推进智能汽车战略落地。但这是非常复杂和庞大的体系,要下大力气去推进,任务繁重。”

在城市道路中,车辆、行人和道路系统十分复杂,给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特别是自动驾驶的发展要求车与车、车与路、车与平台(V2X)之间交互时必须有标准的数据格式与协议。

交通运输部科技司副司长袁鹏表示,自动驾驶技术将深刻影响人类生活、生产方式,一经出现就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总体上看技术发展大势不可逆,应该主动迎接新技术它的到来,但是也不能忽视反对、质疑的力量,持续高热对技术发展是好事,也可能形成很大的压力和阻碍,要注意欲速则不达的问题。

“高级自动驾驶汽车从技术日趋成熟,到真正走进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且注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李书福建议,智能驾驶汽车不能一窝蜂,下一步要让一部分领先技术先上去,应该是谁技术成熟,谁先上。也不能出了事情全部暂停、一刀切,这是不可取的,应该实事求是,让技术成熟的企业先期夯实。

要实现汽车真正意义上的自动驾驶,需要融合新一代互联网技术、通信技术、空间信息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等,需要先进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的配合,也需要深入研究法律、伦理等方面的问题。

袁鹏表示,自动驾驶技术需要系统集成,协同创新,融通发展。科学界、企业界、政府管理部门应该携手共进,全球技术发展应该突破封闭,共享资源,共享发展。

Anthony Foxx也认为:“我们全人类都在面临着相同的问题,诸如交通安全、人类因素、技术难题等,这样的挑战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单独靠自身力量就能解决掉的。我觉得在自动驾驶领域应该有前所未有的国际合作去共同寻求问题的解决。”

告诉你一个秘密,想买车的人都在用搜狐汽车APP,里面有海量的汽车资讯,最全的车型库,精美的汽车图片,还有好车榜能让你更懂车哦,快去体验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