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香饽饽反成业绩累赘 华星创业欲甩互联港湾

北京商报
04-17 21:16
+关注

一年前,华星创业(300025)斥资近4亿元收购互联港湾51%股权,以期谋求新的盈利增长点。现如今华星创业拟折价近半出售持有的互联港湾全部股权。原本以为是香饽饽的互联港湾,不仅未能给公司的业绩添一份喜色,反而在2017年拖累了华星创业的业绩。在此背景下,华星创业无奈选择甩货。

折价近半甩卖互联港湾股权

完成对北京互联港湾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互联港湾”)51%股权收购仅时隔一年多的时间,华星创业就打起了甩卖互联港湾股权的主意。

4月17日,华星创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15日与衢州复朴长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衢州复朴”)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华星创业及其他2位互联港湾股东任志远、北京亚信众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亚信众合”)拟向衢州复朴(或者其指定的子公司)转让分别持有的互联港湾51%、44%、5%股权,转让后衢州复朴合计持有互联港湾100%股权。

展开剩余86%

衢州复朴转让对价拟采用全现金方式支付,此次股权转让的交易总价暂定为3.06亿元。其中衢州复朴向华星创业支付现金2亿元,购买华星创业所持有的互联港湾51%的股权,衢州复朴分别向任志远和亚信众合支付8640万元和1960万元购买持有的互联港湾剩余的股权。

资料显示,接盘方衢州复朴成立于2017年12月,主要经营范围包括股权投资、实业投资、投资管理等。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了解到,李佳文和广州复朴道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复朴”)为衢州复朴的股东,其中李佳文持有衢州复朴99.9%的股份,广州复朴持有衢州复朴0.1%的股权,广州复朴为衢州复朴执行事务合伙人。除此之外,衢州复朴并无更多的公开资料。

对比曾经购买互联港湾51%股权的价格,此次华星创业出售互联港湾股权也大打折扣。在2016年,华星创业曾作价约3.98亿元购买任志远、深圳前海华星亚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前海”)合计持有的互联港湾51%股份。不过,在华星创业拿下互联港湾控股权一年之后,华星创业就开始筹划甩卖股权事宜。谈及此次出售互联港湾股权的原因时,华星创业解释称“由于互联港湾业绩未及预期,与公司业务协同性未及预期,同时符合公司战略布局的调整”。

刚成立不久,衢州复朴便接盘互联港湾的行为引起了市场的关注。作为衢州复朴执行事务的合伙人,广州复朴是否知晓此事以及衢州复朴接盘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广州复朴方面进行采访,对方表示“相关负责人出差,自己并不了解相关的情况”。

曾经的香饽饽反成累赘

原寄希望于通过互联港湾谋求新的盈利增长点,不料华星创业却并未如愿。一度被视为香饽饽的互联港湾,现如今却成为华星创业的累赘。

4月17日,华星创业发布的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显示,公司2017年修正后的营业收入约为14.18亿元,较上年同比增长8.24%。修正后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32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276.67%。此前华星创业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在2017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7484.15万元。华星创业称,造成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控股子公司互联港湾相关事项引起的差异 。

具体来看,由于互联港湾2017年度实际利润较业绩承诺相差较大以及目前经营现状,深圳前海同意华星创业无需支付剩余股权款,故确认企业合并的或有对价的公允价值变动11270.55万元,形成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

相应的华星创业应收深圳前海、北京华星亚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星亚信”)的超额分红款及投资成本将无法收回,故对深圳前海、华星亚信的长期股权投资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华星创业本期对深圳前海、华星亚信分别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4136万元、1090万元。互联港湾相关事项导致初步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与业绩快报时公司核算数据差异3317万元。

而在当初的交易方案中,交易方曾承诺2016年至2018年互联港湾合并报表口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050万元、6900万元、9300万元。数据显示,互联港湾在2016年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为4208.9万元,完成率103.92%。华星创业曾透露,互联港湾并入公司,公司将业务领域从单一的基础移动通信业务服务拓展到IDC及其增值服务、云计算服务,产业布局更加全面。互联港湾在2016年超额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后,华星创业对互联港湾的发展也寄予厚望,并试图进一步兼并互联港湾。2017年,华星创业曾计划拟作价5.39亿元收购互联港湾49%股权,不过该计划最终泡汤。

需要指出的是,华星创业预计今年一季度实现归属于净利润亏损为1000万元至1500万元,主要原因系互联港湾相关业务量尚未同步释放。报告期内,互联港湾发生亏损等因素所致。

业绩困局待考

一位投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近两年华星创业业绩出现疲软情形,公司也试图通过外延式并购来寻求业绩上的突围。不过此次押注互联港湾并未给华星创业带来新的盈利增长点。在此情况下,华星创业选择出售互联港湾股权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华星创业如何破解业绩承压的难题引起市场的关注。

华星创业主要业务为提供移动通信技术服务和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经营业绩尚可的华星创业在2016年出现疲软状态。财务数据显示,华星创业在2016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13.1亿元,较2015年同比微增2.24%,对应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498.3万元,同比下降30.89%,期间扣非后的净利润也同比下降近三成。

实际上,在业绩承压的背景下,华星创业也曾筹划收购公众信息股权事宜。据华星创业在2016年5月20日披露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合众合投资、光启创新投资等合计持有的公众信息100%股权,交易作价约10.1亿元。

对于收购公众信息的目的,华星创业表示,公司将业务领域从单一的基础移动通信业务服务拓展到互联网基础服务,从而能够实现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不过华星创业的收购计划最终未能成行。

业绩承压的同时,华星创业的股价表现也并不理想。据东方财富统计数据显示,若以后复权形式统计,2017年1月3日—2018年4月17日,华星创业的累计跌幅超五成。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华星创业董事长季晓蓉因增持承诺未能兑现被责令改正。据了解,2017年6月13日,华星创业发布增持计划公告,披露季晓蓉拟于2017年6月29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增持公司股票,拟增持股份不超过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1%。2017年12月29日,华星创业发布取消增持计划的公告,披露季晓蓉决定取消增持计划。

3月29日,浙江证监局出具的《关于对季晓蓉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中指出,季晓蓉作为华星创业控股股东之一致行动人、董事长,上述行为构成了超期未履行承诺。浙江证监局对季晓蓉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并要求履行承诺完成增持计划。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华星创业董事长因增持出尔反尔,会给投资者带来不好的预期,诸如董事长并不看好公司的发展。”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以发采访函的形式对华星创业进行采访,不过截止记者发稿前,华星创业方面并未作出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作者:刘凤茹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