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娘家醋坊|酒坊:一个平遥的家风故事

“娘家”,一个在陌生地方难得看到一个亲昵的字眼。想必是一个有故事的店铺吧。门面是两间的布局,“娘家醋坊”“娘家酒坊”——门头如是。也确是这样的,酿醋界都流行着这样一个说法:会酿酒的不一定会酿醋,但会酿醋的肯定会酿酒。

在这家店铺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块牌匾:“本分人家”。据老大爷说,那是太爷爷辈留下来的,类似于今天的“模范家庭”的称号,相当难得了。遥想当年,这家人一定是勤俭安分做到了极致,然后才会被赐匾额。一个称号就是一种荣誉,一种肯定,是一种标榜。这块匾没有很宽大,已经陈旧到木质疏松,但字体还是清晰可见,柔美不乏刚劲,低调不张扬,清静婉美,与“本分”二字契合。

进入店铺之后,在醋香酒醇的熏陶下,眼帘尽是传统的大红灯笼、古朴的木质内饰已经农具旧物。驻店的这位老人,眉眼之间全是慈祥,看的出淳朴家风之下一个家族人物的缩影。

度娘说,"家风"又称门风,指的是家庭或家族世代相传的风尚、生活作风,也即一个家庭当中的风气,家风就是给家中后人们树立的价值准则,家风是一个家族代代相传沿袭下来的体现家族成员精神风貌、道德品质、审美格调和整体气质的家族文化风格。

说到醋和酒,有句话陈述了这样一个事实:酒醋同源,酒是醋的前身,醋是酒的来世。而它们都拥有着一个共同的凡胎,那就是粮食。电视剧《红高粱》里的著名的酿酒师把酿酒作为他毕生的事业,将酒视为自己的亲人,就是一种灵魂给予,结局主人公用所有珍藏陈酿的好酒,把日本人引到高粱地,以一把火结束了所有,那燃烧的火苗里仿佛绽放着红高梁的归宿和灵魂!每一滴成品酒都是一种升华点的灵魂,也许只有爱酒和酿酒的人才会感知的到吧!

曾经工作时崇敬的一位领导就是爱酒的人,每每吃饭小聚都会号召大家斟上酒,就连我这女同志也要一定要点酒浅酌,在我的认知力,他不同于酒鬼嗜酒低俗的劝酒,真真是爱酒懂酒,想要把自认为好的东西分享给所有人,包括不胜酒力的小姑娘,还一直告诉我们“酒,真的是粮食的精华”。酒宴末了,要统计主食点餐的时候,我便会接上一句“主食已经吃过了,全在酒里了,都是主食的精华啊”虽然众人赞和,但是我知道自己只是在附和领导的话,其中完全没有那位领导对酒的情感认知。

在这个小小的店铺里,我仿佛看到了这家祖上世代务农,兼作酿造,先酒后醋,仅仅自给,不做商用,世代安分守己作寻常百姓的家族作风。即便是金融业风靡平遥城,这家人仍能守得住心。今日问起这位老人为什么会想到把家族传统手艺拿出来经营的时候,他只是微微一笑“姑娘出嫁了,姑爷有的这个想法,工业化的生产已经基本完全占据了市场,眼看自己家的手艺即将失传,也是时候拿出来发扬光大了。”我在想,若不是这本分人家的家风一直在,说不定这门手艺早就已经流传开来。我看到的是这家生意在小小的古城里很红火,游客络绎不绝,口碑很好。短短3年的时间,已经是名声在外,多个电视台的综艺节目都曾在这里拍摄过,在古城里也开到两个店铺这样的规模了,如果回到百年前,说不定又会是一个王家镖局的例子,传颂至今也未可知。当我再问道生意想要再做大做广的时候,老人家继承家风本分做事的作风感染了我,“再做大了,那和其他的工厂又有什么区别呢?”

也许,这就是平遥古城的旅游业兴盛不衰的缘由所在吧,工业和商业化的发展,使得哪里都充斥着人民币的味道,原始的技艺和手法都逐渐被淘汰。人们忙忙碌碌奔走在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间,各种喧嚣各种纷繁终日萦绕在脑海耳畔,周围是人才济济、尔虞我诈,各个年龄层的人们都在头上顶着喘不过气来的压力。而平遥古城这座一进城门就让人轻松自在的千年城池,带给全国乃至全世界游客的就是一种安详静谧、慢时光的惬意。那些鳞次栉比的小商铺、那些琳琅满目的货品,其中多了是这种传统技艺的传承,只要你如我一般愿意慢下脚步来,去发现去探究,所有的美好和浪漫就都会显现。

来源:印迹旅宣

编辑:心在流浪 审核:家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