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灵山秀水?诗意襄城】秋光里的黄金树——汝河老柳

面对五湖四海的奇山秀水、异国风情,你一定会由衷地感叹:世界真是奇妙!面对泱泱华夏的黄河泰山、北国南疆,你一定会深情地赞美:江山如此多娇!面对历尽沧桑饱览风云的千年古城――襄城的秋光秋色,你一定会豪爽地举起酒杯:这秋光是岁月捧出的陈年佳酿,这秋色是大地描绘的斑斓画卷……

蓦然回首,不知不觉间我已经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十三年。我是2003年即非典肆虐的那一年,肩上斜斜地挎着一个小背包,独自来到襄城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漂泊是我心底的天光云影共徘徊,孤独是我脚下的蜿蜒幽径长寂寂。后来,我渐渐地发现,站在校园的教学楼上举目南望,巍巍首山就绵延横亘在眼前,尤其是雨过天晴后秋高气爽时,它的脉络轮廓特别明晰,生活中我欣喜雀跃的时候,它也仿佛默默地对我含着笑意;工作里我茫然不知所措的片刻,它却总是静静地陪伴在我的身边。有很多时候,我也只是悄然无声地循规蹈矩地度过了生活中的一天又一天。直到有一年夏末秋初,是午后,南关汝河桥北岸东侧石台上,我望见了秋光里的那棵老柳树,它的奇崛卓异的身姿一下子就彻底震撼了我,征服了我,拯救了我。

我站在距离这棵老柳树不是太远的对面行道树下面,隔着一块巨大的书写着“虹桥渡春”四个篆字的景观石,我静静地望着它默然站在午后晴空下的端庄凝定的模样。半烈半温的秋阳,像一个巨大的金黄的纱笼从空中垂了下来,把整棵老柳树揽在怀中,于是老柳树那繁茂硕大的树冠和粗壮裂分的两个树干,就仿佛一个完全沉浸在某种难言的幸福中的母亲那样,显出无限的慈悲与安详,大度而淡定。它简直成了一棵秋光里的黄金树,丰腴壮美,宁静庄严,它的无数细密的叶子,晕染着点点秋光的色泽,它的纵横交错的枝枝柯柯,传递着浩淼秋水的滋润,它的裂为两个的粗糙坚硬的树干,昭示着顽强坚韧不屈不挠的魂魄。

这棵老柳树的树龄会是多少呢?我猜不透。我曾在襄城著名作家刘天义老师的散文中得知,南关老石桥是1953年也就是刚刚建国后不久建成的。如果照这个计算,这棵树就大约在风风雨雨中走过来了63年。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它的真实树龄只有它自己知道。我们估计的这个年龄对于人来说,或许是会开始步入晚景。但它终究不是人类中的一个,它是一棵树,一棵日日夜夜生长在悠悠汝河水北岸的一棵柳树。在它漫长得几乎谁也说不准的生长历程中,或许现在此刻正是它的童年吧。它经风历雨,临霜覆雪,翻春越秋,这一切都是它必然要面对注定要超越的。李佩甫在长篇小说《生命册》中说, 生活的每一天都是过程,过程是不可超越的。一棵树把它一生的喜怒哀乐得失成败等都雕琢进了自己生命的年轮,不卑不亢,不屈不挠地活着无数的春夏秋冬,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它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它只属于大自然,属于皇天后土,属于苍茫宇宙。在这个世间,它会走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稳健都长远,直至走进历史的深处,时间的长河……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谁也说不准自己明天的脚步究竟会落在哪里。但我能确定的是,我们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走不出大地上的春辉暮鼓,夏夜清风,秋光静影,冬雪凝冰。我珍惜在襄城生活的每一天每一年,我尤其珍惜我和这棵老柳树相遇的那一年,那一年的午后的秋天 。因为,它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金秋。

作者简介:

李会霞 ,河南省襄城高中教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