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式影子银行的轨迹

影子银行是理解中国过去10年宏观经济、金融风险和政策制定的核心逻辑。IMF在2014年从三个维度界定了影子银行:行为(Activity)、实体(Entity)和二者混合。其中,基于行为的界定方法比较流行,即所有从事类银行的资金中介,但又处于监管范畴之外的金融活动。但是,不同国家影子银行体系有着较大差异。

我国的影子银行又被称为“银行的影子”,表明传统银行机构是影子银行活动的中枢,这与美国影子银行体系有较大差异。这又是由中美整个金融体系的结构决定的,我国仍是主银行的金融市场结构,而美国的直接融资市场更加发达。这就造成了中美影子银行体系在资金链条的长短、投融资渠道和复杂性等方面都有显著差异。但随着结构化产品和资产负债管理技术的创新越来越流行,我国影子银行的资金链条越来越长,投融资渠道更加多样化,复杂度也在提高,与美国的越来越像,给金融监管提出了挑战。

资金从供给侧到需求侧的移动大体可以分为如下四个渠道:

第一,传统信贷渠道,即各类商业银行通过吸收存款、发放贷款,不属于影子银行范畴。但大型商业银行在资产端与负债端都有明显优势,存贷款市场份额都较高,而且贷款还主要集中于大型国企和地方政府,缺少抵押物的中小企业和居民很难获得贷款支持。

第二,影子银行的主体,即大型商业银行设立子公司,或与信托和广义基金的合作模式。这些非金行金融机构的融资有两个来源,一方面它们可以发行财富管理类产品融资,比如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产品;另一方面大型商业银行也可以为它们“导流”。由于约束不一样,信托和广义基金可以将资金配置到收益和风险较高的中小企业或是资本市场。

比如,财富管理资金就大量配置到标准化的固定收益产品和其他非标产品。据中央结算公司的数据和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测算,2016年底,财富管理资金流向债市和货币市场占比为56.9%,相比2013年提高了18.3个百分点,投资于非标产品的比例为17.5%。而且,自2015年开始,发行人结构从大型商业银行向股份制和城商行倾斜。截至2016年底,股份制商业银行占比为42%,高于大型商业银行的32%。这些财富管理产品一般是借短投长,存在明显的期限错配风险。由于政府对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的“担保”力度相对较低,那么投资者面临的金融风险会逐步提高。正是通过第二个渠道,金融机构的监管套利行为得以实施,银行、信托、广义基金等金融机构通过各种通道业务和结构化产品串连在一起,资金链条得以拉长,形成了“太关联而不能倒”的刚兑怪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