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遇见你,我的旅行才有意义 | 前锋访谈·李然

汪国真

凡是遥远的地方

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

不是诱惑于美丽

就是诱惑于传说

即使远方的风景

并不尽如人意

我们也无需在乎

因为这实在是一个

迷人的错

到远方去

到远方去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每个人都有个远方的梦,每个人都将受到旅行的诱惑。关于旅行,是我们在走、心灵在放开、生命在聆听的过程。而有人,就将令人向神往的旅行过成了诗一般的生活。

让我们带着对旅行的向往,聆听李然和她的伙伴王刘畅在旅行中的故事。

图/李然

图/王刘畅

你们去了那么多地方,

哪几次旅行最使你印象深刻呢?

长途的旅行都很有趣呀,时间都在路上,自己开车就可以走走停停,比较自由。新疆、甘南和台湾都算比较长途的。

新疆那次是第一次两个人出远门,路途比较远,好在时间比较宽松,总有些意外的惊喜。

在路边的一家大盘鸡店里吃饭的时候和哈萨克族的老板聊起来。正好他们隔日要去在唐布拉草原的毡房,约着我们一起走。

路上几辆车一起出发,一路放的都是哈萨克族的歌。沟通还是很不方便的,很多人听不懂汉语,会说一些中文的老板和我们聊了很多。

草原深处的路非常不好开,考验老司机的车技和车子的性能,一路翻山、溯溪、过桥,终于在傍晚到了丛林深处的毡房。

晚上在毡房里一起吃肉喝汤,家族中的老人坐在中间,以年龄依序坐下。饭前双手捧起,老人念毕哈语,我们学着样子轻抚脸颊。

饭后一起喝奶茶、马奶子,吃着馕、奶疙瘩之类的小东西,围坐聊天,哈族大哥一直辛苦的翻译。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处在语境里其实也能猜出大意,并适时回应微笑和点头。房子里的时钟是东六区的新疆时间,才过九点就已经困意袭来。

第二天他们带我们去山里玩儿,野生的草莓、树上的“泡泡糖”……骑着马来去如风,摔下来就在溪流里踩一踩。

我可能骨子里很向往那种游牧民族的洒脱,人和人的关系不会浓稠到成为一种压力。冬天来了就把毡房的羊皮拽下来,把木头围栏拆了,赶着牛羊马匹去另外的地方,人们逐水草而居,随遇而安。

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想到这些还是历历在目,挺安逸的。

你们在旅途的过程中

有遇到过什么不适应吗?

去年去了一趟甘南,攻略没有做全,很多地方是临时决定的。最后一路跑到了青海的年保玉则,海拔已经到了5000+。那时候从人到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没有精力,情绪都比较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