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到移不开眼的大社,藏着这个城市的灵魂和起源。

每座城市都有一个地方,

既是起源又是灵魂。

于集美,即大社。

繁华的古街旧巷,

旧与新的矛盾,衰与荣的纠缠,

春夏交接的反复藏着变革。

700多年前,迁居而至的陈氏族亲,在古集美最南端的美丽渔村生息繁衍,街道由杳然始繁华,文化从贫瘠中兴盛,嘉庚精神便从大社这古意的市井中抽枝拔节。

几场雨过后,巷子内凝结着老旧建筑特有的味道,这里的时光与几百米外的石鼓路似两重世界。

一张旧皮椅撑起的理发店,三两老人排坐门前,一壶茶可以消磨一下午时光。

阳光静静倾洒在大社路,这是集美最长且最老的一条青石板路,至今仍保留着百年前的风貌,上了年纪的物件通常都带着鲜明的地域性,绕过这些,一拐弯便到了集美陈氏宗祠。

祠堂古已有之,1984年重修,现在仍然是雕梁画栋,龙脊风檐、熠熠生辉。殿堂正中,摆放着陈列先祖的排位,馨香俎豆,永世祭享。

堂前悬挂两块错彩缕金的匾额,一方题为“尊来堂”,为明熹宗天启五年(1625)御赐,另一方题“华侨旗帜,民族光辉”,这是毛泽东同志赠予嘉庚先生的。这两方匾额显示着集美陈氏家族的最高荣誉,可谓“寰宇传芳”的明证。

先前,大社环境虽好却难出人才,明朝进士陈文瑞的父亲,为此耿耿于怀,决定改变现状,于是请高人调整风水。果真,从此人丁兴旺,人才辈出,泽被后世。

继陈文瑞之后,还出了清朝进士陈治策等,而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则将陈氏宗族的荣耀,扩而成为民族的光辉。

如今,名人过昔,余晖却在。从大社走出来的嘉庚精神,就是这样在一代代人的思想情感和意志品德中传承积淀,成为集美乃至厦门的城市精神。

老人们担心年轻人会忘记历史;年轻人则在忧心,随着城市改造加快,再难找到古城的灵魂。

在大社的每栋老房子前,家家户户都挂着一个小红灯笼,上面写着“万巷更新”,为老村老街的厚重平添了一丝新意。

一方面保护大社的历史和建筑,一方面将大社打造成旅游景区,这是集美一直在做的,如今大社文化旅游街区雏形呼之欲出。

美食永远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在周边分布着几家小店小摊,卖香喷喷的蚵仔煎、沙茶面、花生汤,常常诱惑得行人停下了脚步。

几乎集美最老的几家店都在大社。每到饭点,联生炒面的门前都挤满了慕名而来的食客,巴巴等着一碗12块的炒面,不少桌椅都摆在了小路的两侧,生出一种朴实的市井味。

不远处的大社戏台沙茶面,老板是一对夫妻。女人掌勺,男人算账,食客一多,男人就慢悠悠开口,“后面的先别点料,等前面的上桌了再来,不然我记不住”,后面食客只好咽下已经在口边的菜名……

在大社里随处可见生活的气息,街边吆喝的小贩、提袋买菜的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还有最淳朴的闽南语,穿行在这巷间就像生活把自己拥在怀中一般,久违的亲切。

600年的人间烟火之地,大社英才辈出,自南洋荣归的华侨们,不仅在集美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也留下了似珍珠一般散落于集美的侨楼。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引玉楼红砖依旧红润,楼顶瓦片依旧齐整,一切似乎都没变,只是住的人换了几拨面孔而已。

门上镌刻的“建业”二字,还带着一沧桑之色,历史和当下的“见面”似乎就在门前的交错的电线和自行车间产生的交流。

行走大社步履之间就能见到这些错落于大社的“洋气”侨楼,敞开门窗,就像一位老者在等人来听那段过往的光阴故事。

落叶归根,游子还乡。一代又一代的大社人由此启程又重归于此,冥冥中自每一位与大社血脉相连的默契,都让他们有一颗归宿于大社的心。

责任编辑 | 家近

编审 | 刘惠婷

cjgjng

linglingcircus

jiagengjuyuan

XMSYBY

鳌园

jimeiaoyuanjingqu

xmcydc

xmlaoyuanzi

bsynjl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