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西交流新纪元:开放共创繁荣 创新引领未来

营销魔术
04-17 20:09
+关注

中国近年来在高新技术领域发展迅速,不断创造着新纪录。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框架下,诸如共享经济、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等领域的产业蓬勃发展。然而与此同时,中国面临的西方世界的技术围堵也愈发严重。今日,央视国际新闻频道CGTN的博鳌圆桌中,昆山杜克大学副校长丹尼斯·西蒙(Denis Simon),他山石智库CEO李大巍,品玩CEO骆轶航,针对西方对中国的“科技冷战”、中国如何突破西方科技封锁、实现技术创新等话题展开了深入而又风趣的讨论。原文为英文,以下内容为翻译,以飨读者。

问:美国政府于2018年年初启动了主要针对中国高科技产品的301调查,而欧洲国家也在欧盟框架内逐步收紧对中国的技术出口。你认为中西方之间存在“冷战”吗?为什么?

丹尼斯·西蒙:西方世界已经意识到了中国在新技术领域对他们的技术垄断地位产生了威胁。中国和西方曾经基于“不对称”关系进行合作,但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技术也在不断进步,特别是尖端技术的出现,使得这种关系逐渐走向“对称”。西方也逐渐意识到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技术市场中的重要一员,对中国在技术领域的崛起感到不安。

展开剩余85%

我想,中西方之间并不存在“科技冷战”,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科技进步的确存警惕心理。而且世界人们和各国政府似乎正在忽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西方在高新技术方面的合作实际上让彼此依存度不断上升,双方正在变得越来越“相互依存”。看看我们的科研项目,看看我们的合作出版物,除此之外,合作的领域还有很多。当前中西间科技合作及非政府组织之间的相互依赖是主流,媒体不应该过分夸大政治分歧对科技合作的影响。

李大巍:我也不赞同“科技冷战”的说法。贸易摩擦总会引人关注,但中美之间不存在贸易冷战,存在的都是可以解决的贸易摩擦。这就像男女朋友或夫妻之间一样,虽有口角摩擦,但并不存在实质战争,任何一段健康关系都要面临这种磨合,技术领域也同样如此。所以,我认为中西在相关领域存在分歧,但没有冷战。

事实上,随着中国科技的迅速发展,中国已经实现科技自主创新。今时不同往日,我觉得我们应该让西方的民众和政治家认识到世界是崭新的。在未来的几十年里,西方世界要逐渐接受中国在世界舞台中心发挥更大作用的这个总体趋势。中国正在自信地崛起,同时也在寻求和谐发展之道。虽然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同时拥有相当大的国内市场,但中国更乐于做国际合作的伙伴,而不是竞争者。

骆轶航:中西方之间不存在“冷战”,但中国在技术崛起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压力,当中国加快展示其技术创新力量的同时,必定会面对一些竞争。中国有意表明自己对科学技术、对世界的贡献,但西方国家看这个问题的角度似乎和我们不同。中国应该先保持积极的心态,去找寻让世界认可自身进步的途径。

问:贸易壁垒重重、保护主义抬头……这背后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西方国家对中国发展还存在着有关“发展目的”的揣测和怀疑,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李大巍:从历史角度看,欧盟并不是一个经济体最成功的实践。因为其内部仍存在集体主义的弊端。比如德国为了自己的技术领袖地位会对中国的技术进步持警惕态度,但欧盟其他国家则希望把产品出售给中国,如果现有的国际条约和合作框架不能很好地运转,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问题。中国可以和德国谈判,可以和法国谈判,也许这种模式会更好。(If plan A doesn't work, we could go to plan B. B here stands for better.)

骆轶航:大家都知道,华为在美国市场面临被封锁的窘境,美国以国土安全为由,阻止华为入美,但谷歌和苹果在中国并没有遭遇类似指控,显现出美国的偏见。

问: 3月中下旬,特朗普在白宫签署备忘录,称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大规模关税。他山石是全球思想者经纪机构,一直致力于提升中国与世界顶尖思想的连接效率。在你看来,特朗普对中国的挑衅,究竟是搬石砸脚,还是另有玄机?

李大巍:特朗普先生多次表示自己最崇拜的总统是林肯,然而我觉得他也应该学一学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和肯尼迪这三位总统的可取之处。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正是他们将美国联邦政府在科技领域的研发投入大幅度提高,这才为硅谷的诞生奠定基石。而最近我在经济学人杂志上读到美国现在的研发投入只占财政支出的0.8%,这一数字仅仅是当年的四分之一。

所以特朗普在影响别国之前应该先解决好美国自身的问题,不妨从前辈那里取取经。我建议,特朗普总统应学习这些前任总统,致力于自己国家的科技发展,而不是与其他国家为敌。

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10日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和平与发展是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心声,冷战思维、零和博弈愈发陈旧落伍”。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技术封锁”?

丹尼斯·西蒙: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希望在中国设立科创中心,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从海外回到中国。究其原因是中国既拥有高精尖技术人才,也有鼓励青年企业家创业的政策。相反,美国却逆向而行,减少人才引进,其结果必然会切断人才链。

当前特朗普政府切断中美科技交流渠道,白宫也没有具体负责科创交流的官员。我很担心中美之间的技术争端会蔓延到其他领域,影响两国正常人才的交流。我认为,即便中美政治关系紧张,两国间的人文科技交流也不应中断。

骆轶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强调,中国不强迫其他国家进行技术转移,这种承诺即显示了中国对待竞争的态度:不会强取他国技术。

李大巍:中美之间不应该,不可能,也不会成为竞争者,而应该成为伟大的伙伴。乔布斯的苹果产品只能提供给全世界极小一部分手机用户,而中国的手机生产商,如华为、小米等把大量产品卖到非洲,可以说为社会发展作出很大贡献。所以在未来,中美两国其实可以在这些方面进行合作。我们之间更多的是合作关系,而非竞争关系。

政府只是社会全貌中的一小部分,我们不应只关注政府决策,也要关注中美之间草根、民生、商业、教育等方面的交流。这样就会发现,剑拔弩张的冷战是不存在的,反而到处都有沁人心脾的冷饮(There is no cold war maybe some cold drinks.)。中美之间没有冷战,只会有更多、更紧密的合作。

注:本次博鳌圆桌是央视电视节目《The Point with Liuxin(欣视点)》的一部分。

李大巍是他山石China Thinkers Bureau创始人,总裁;此前曾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经济报告》任职国际主编;李大巍参与财新传媒创建,曾任财新英文执行总经理,负责英文杂志Caixin China Finance and Economics。商业工作之余,李大巍在多个公益机构任职,包括银泰基金会、华媒基金会、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等,并在清华技术创新研究中心兼职从事创新和经济发展方面研究。

他山石智库——国际演讲嘉宾第一品牌。由中国一线文化领域投资基金头头是道(吴晓波)和微影资本投资。目前专注于为国内高端会议论坛提供高质量国际知名演讲嘉宾及会议策划,以协助会议主办方达成活动的差异化战略,提升会议规格和扩大活动影响力。我们拥有国内外丰富的政商学企界资源优势,我们深谙中国高端会议活动组织和品牌传播之道。

丰富资源:包括多国前政要、诺贝尔奖得主、商界领袖、创新创业精英、知名作家学者等数百名嘉宾资源,演讲主题涵盖宏观经济、金融资本、创新创业、前沿科技等热点领域。

主要客户:CCTV、财新、FT中文网、新浪、网易、钛媒体、36Kr、中国新闻周刊、新华网、浙商、腾讯、华为、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猎豹移动、IDG、浙江省政府、杭州市政府、天津市政府、上海市政府、广州市政府、济南市政府、徐州市政府、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长江商学院等。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