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犍为:他斩获全国冠军

文旅犍为
04-17 18:04
+关注

近日, 2018年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传统项目赛区)在成都大邑体育馆举行,我县输送的武术运动员朱雷明获传统武术男子猴棍冠军。

这次全国武术套路冠军赛是我国武术项目本年度最高级别的赛事,来自全国各省市区、行业体协、有关体育院校、武术基地等54支代表队参加。

我县输送的武术运动员朱雷明代表四川队参赛,获传统武术男子猴棍冠军。

展开剩余91%

朱雷明7岁习武,10岁选入铁山武校练习并就读于罗城小学,1999年入选四川省武术专业队二线队员。2013年第九届世界运动会武术套路男子刀术、棍术冠军。2016年参加中共中央国务院春节团拜会表演,单独表演30秒猴棍。2017年参加央视春节联合晚会《中国骄傲》武术演出。

朱雷明的学武之路

男儿从小当自强

朱雷明的学武之路始于幼时。在河南,学武之风兴盛。7岁那年,父母把调皮的朱雷明送进了当地的文武学校。“他们想着把我送去武术学校既能强身健体又有人管教,所以便把我送去了。”

在同龄人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朱雷明开始独自生活,洗衣服、打饭……都要自己做。“记得第一次洗袜子就哭了。”武术学校实行封闭的寄宿制管理,学生一边学习文化课一边进行日常训练。一开始,从压腿、拉筋、踢腿、劈叉这些基本功练起,压不下去,教练队友帮忙压;拉不开,队友帮忙扯。“训练时,两个人扯手,两个人压腿,还有一个教练负责指挥。”回忆幼时,他带着几分苦尽甘来的笑却依旧掩饰不住一种彷徨无助的感觉。“疼得撕心裂肺的,看压我手脚的都好像是魔鬼,我受不了了又动弹不得就朝他们吐口水。”因为抵触,教练还出动了校长来劝说。“因为对武术好奇,那时候电视里正播郑少秋版的《楚留香穿传奇》,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飞檐走壁武功盖世那就太棒了,还有就是不服气,既然爸妈把我送来了,不能灰溜溜的回去。”

朱雷明选择了坚持。8岁那年,他参加了县上组织的一次小型武术比赛,选手基本都是来自县里学武的毛头娃娃。因为一个难度动作失误,人生中的第一次比赛铩羽而归。这次失败的经历更加“刺激”了他,倔强的娃娃从此更加努力。

与犍为的不解之缘

两年的时间匆匆而过,一天,来自四川的一个体校教练到校提出请校长推选几个武术苗子到四川培养。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出色的基本功,朱雷明和另外几个小伙伴8人被校长“钦点”推选到四川犍为县的一家武校。10岁的天空历经从河南到四川的两地人事景物的急剧转变,少小离家让他更加坚毅,“除了不能吃辣,其他的很快都适应过来了。”他轻描淡写到。在那小小的年岁里,他和伙伴们有着让人一眼洞见又令人心疼的执着,这份执着更是更是对于成果的渴求和热望,信念在心底燃烧。

艰苦训练的日子里

日积月累的艰苦训练里,成绩慢慢显现。12岁,他参加四川省第九届运动会,并一举斩获个人冠军,并且入选四川省武术专业队二线队员。14岁,参加全国青少年武术套路锦标赛,从此,他实现从基本功训练、套路训练、到专业的竞技训练。训练更加专业和科学,并渐渐确定自己的专项,到竞技三项(长拳、刀术、棍术)的钻研。同时对武术的认识也渐渐更加深入。“武术也是一种艺术,练武之人也要讲武德,武德就是做人做事的学问。”

训练中苦与累齐聚、汗与泪齐飞。“一次大赛前,因为重视,练得急了,造成脊椎错位,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星期。哭过、苦过、也都坚持下来了”。他说,自己运气好,一路都遇到了很好的老师、教练。在少小入门的年纪,教练与这帮娃娃兵是师徒更是父子。 “也有淘气的时候,难逃教练的一顿打。无数次的想放弃,也正是无数次他们的苦口婆心:‘有特长,才有未来立足社会的资本,美好的未来’,在这样的“胡萝卜加大棒下”走到了今天。”在四川省运动技术学校的八年,代海滨教练教授了让他日后熠熠发光的 “猴棍”。

朱雷明对“猴棍”的热爱

网上一张广为流传一张照片,中国著名的猴戏表演艺术家章金莱(六小龄童)老师身着孙悟空的戏服,在峨眉山与一只猴子对视,长久以来的观察练习让章先生表演出神入化,几乎以假乱真,以至于猴子以为发现了同类向他郑重的敬礼。对此,朱雷明深有认同。猴棍作为朱雷明棍术练习的一个副项,之所以被称为“猴棍”,这要求表演者要表现出猴子的姿态、眼神、动作,同时为了使表演更具观赏性,还要在爬杆、翻滚、倒立上面加难度。为了练习猴子的神态,朱雷明反复看《西游记》中六小龄童的表演,看各种电视节目里真猴子的神态,如今,他的猴棍已成为国家武术队中的No.1。

来源:犍为电视台 、网络

编辑:李惠秀

审核:黄未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