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动物系恋人啊

手机搜狐

SOHU.COM

财政可持续,看看美国怎么做的

知财晓税

进入2018年,随着名义GDP增速的温和回落,财政收入在2017年的高增长将难以持续;房地产调控和控制居民部门杠杆率过快上涨的政策目标下,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将承压。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进入追求高质量增长新阶段,财政收入跟随经济增速放缓将是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在迈向全面小康社会的道路上,需要全面实现扶贫脱困,保护好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绿水青山”,完善各项社会保障制度,这就对政府从财政支出的力度上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同时,我国还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加速所带来的养老、医疗保健等财政支出快速增长的压力。收入不断减少,财政支出需求不断增长,收支缺口加大压力不小。另外,在地方存量债务规模较大的情况下,如何做好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也是关键。叠加未来一段时间我国政府投资依然是全社会投资的重要力量,财政可持续尤其是地方政府财政可持续将是伴随2018年及以后我国经济的核心问题之一。在这方面,可借鉴美国经验。

完善收支端制度

美国各级政府在财权的分配上,实行税种划分为基础的分税制。联邦政府财政收入主要来自于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和社会保障税;州一级政府财政收入以销售税为主,同时根据各州规定,按照联邦政府相同的税基征收个人所得税和公司所得税等;州以下地方政府税种较多,以财产税为主要税收来源。

我国1994年分税制改革并未赋予地方政府征税自主权,财权划分上倾向于提高中央财政收入占比。虽然在1994年改革实施后的20余年间,中央依据财政运行状况和宏观调控的需要,对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进行了多次调整与规范,但不少地区仍出现市、县乡财政困难。借鉴美国的经验,我国需要逐步完善房产税等地方税收体系,不断深化省以下分税制改革。

美国作为联邦制国家,在各级政府事权和财政支出责任划分上较为清晰。按照公共产品的不同类型,联邦、州和地方政府对事权进行划分,联邦政府负责维护国家尊严与安全、处理外交和国际事务以及促进经济发展和保持社会稳定,提供国防、外交和社会保障等全国性公共产品;州政府主要进行收入再分配,提供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以及促进本州社会经济发展;地方政府提供基础教育、司法治安等地方性公共产品。并且在宪法中以明确的条文对各级政府的事权做出了规定。

我国中央和地方现行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还存在很大程度的不清晰、不合理和不规范等问题。一方面,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没有厘清,政府承担了很多本应由市场调节或提供的事务,这就加大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支出压力;另一方面,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很多本应由中央负担的事权由地方政府承担,共同承担的事权存在交叉重叠等,这也进一步会加大地方政府在财政支出上的压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