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里有个关于保险的故事

读《人类简史》好像是两年前的事了。就是隐约记得在讲人类科学发展那个阶段的时候,引用了一个和保险有关的故事。

今天无意中看到关于哈雷彗星的一条消息,就随手搜了一下命名这颗彗星的科学家。

然后发现这个发现了哈雷彗星的人,和《人类简史》里提到过的那个,做出第一份生命表的数学家竟然真的是同一个人!

就把这本书翻出来,复习了一下这个桥段~

在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开始挑战基督教教会的思想体系,科学进步和先进的思想开始为欧洲带来新鲜的空气。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18世纪欧洲的普通人,想要解决一个难题,依然只能选择求助于上帝。

这个世界上,总有上帝解决不了的问题

比如,在18世纪的欧洲,天花成为当时英国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但是,拯救天花病人的牛痘疫苗要等到到18世纪90年代才发明出来。疫苗发明之前,人们面对死亡束手无策,只能祈求上帝的庇护。

但是,对于很多牧师的遗孀而言,她们迫切的想知道:

我的丈夫是上帝的仆人,作为家庭经济支柱的丈夫死去后,上帝会不会来接济我的生活?

答案当然是“不”,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寡妇,一觉醒来会发现床边放着一袋上帝赐予的金币。

两位来自苏格兰长老会的教士---- 亚历山大·韦伯斯特罗伯特·华莱士,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他们的疑问并不是上帝为什么不接济牧师的遗孀,而是可以做点什么事来保证这些牧师遗孀在丈夫死去后,能够从容地保障自己的生活。

苏格兰人本来就是个实际的民族。这两位教士也不例外。

他们没有向上帝祈祷告诉他们答案,没有在《圣经》或古代神学家作品中遍寻答案,也没有提出抽象的哲学争论。

这两位苏格兰长老会教士打算成立一个基金,用来为神职人员的遗孀和孤儿提供生活补助。

他们建议,教会的每一位牧师都将收入拨一部分进入基金,基金将用这笔钱从事投资。

如果牧师过世,遗孀就能从基金的获利中取得分红,她的余生就有了保障。

然而,他们必须先了解基金规模需要做到多大,才能足够完成这个目标。

所以他们必须预测每年大约会有多少牧师过世、留下几位孤儿寡母、寡妇改嫁的可能性有多大、以及这些寡妇在丈夫过世后还会活几年。

为了找到这些答案,他们联络了爱丁堡大学的数学教授科林·麦克劳林

他们收集了民众过世年龄的资料,用来计算在某一年里可能有几位牧师过世。能够进行这些计算要归功于那个时代,在统计与概率等领域已经取得的几项突破。

其中之一就是数学家雅各布·伯努利的大数法则。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