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洞见干货】深度好文:中国如何给经济去杠杆?

摘要

近日,黄奇帆在亚布力论坛理事张家港行暨第四届“港城合伙人”峰会上做主题演讲时再次谈到去杠杆的问题。

黄奇帆指出,三大部分的债务杠杆之中,企业债务杠杆问题最突出。他认为企业去杠杆更要靠提高股权融资比例。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从两方面考虑,首先狠抓“三去一降一补”,其次产能过剩的生意别做。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1

去杠杆尤需提高股权融资比例

在去年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对当前中国经济提出了一个重要的任务:在走富国之路、强国之路的时候,一定要抓好去杠杆、防风险的工作,并且把它作为今年三大关键性的重点任务,包括扶贫、环保在内,首位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去杠杆、防风险

对我国来说,去杠杆,除了实体经济的各类企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和各类金融机构去杠杆、防风险之外,还有一个整体上的国民经济的去杠杆。目前,我国的宏观杠杆率是比较高的,去年的统计数据表明,包括政府的债务,居民的债务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加在一起差不多是GDP的250%,在世界上处在较高的位置。

在这三大部分的债务杠杆之中,问题比较突出的是企业的债务杠杆。政府的债务大家说的比较多,中国政府去年底包括地方和中央政府的总债务是37万亿人民币左右,GDP约是80多万亿元,差不多占47%。而现在的美国政府债务是21万亿美元,美国的GDP总量是20万亿美元,政府的债务是GDP的105%。

美国政府债务中,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谈美国政府的债务只是谈美国联邦政府的债,美国50个州的债没有统计在21万亿美元里面,比如加州或者像底特律这样的更低一个层级的政府债务并没有包括在内。而我们中国政府债,是包含地方政府的,通通算在一起没超过GDP的50%。所以,从总体上说,我们的政府债不是最危险的事,只要对今后的增量包括地方政府潜在的债务能够防控、管制得好一些,这个不是最大的问题。

居民的债务包括老百姓买房子的按揭贷款,过去几年增长得比较快,目前加在一起是47%左右。今后,我们不要像过去三五年那样高速增长,把这个增长势头往下压,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居民部门负债率在GDP的50%以内,我认为是比较安全的、合理的。

所以,中国经济真正成问题、需要着力去解决的是非金融企业的债务,这个债务占GDP的160%左右,这个量是非常大的。我们的GDP是80多万亿元,企业债务有130多万亿元,这个160%和政府的、居民的债务率加起来,总的就是250%多,宏观杠杆率就成了世界上较高的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