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刘守英:资本下乡要真正了解农村

当前,在整个中国,一场迟到的农业革命,已经到来。

4月17日,在“2018新零售·中国农村商业新生态紫金峰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守英称,过去20年来高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整个路径基本上都是从乡村单向流向城市。不论是土地、劳动力,还是资本。如今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开始走向城乡互动,劳动力、资金向农村回流,为了给未来整个乡村发展配置土地,开始搞活农村宅基地的使用权。

这背后的动力源于乡村发展的机会。

刘守英表示,在以前,农业的发展是为了保城市,为城市提供粮食,而且压低粮食价格。由此导致整个农业基本上变成单一的粮食农业,农民在农村没有投资回报。但是在当下迟到的农业革命中,农业的内涵、发展和方式都发生了重大转型。

比如,农业内涵不再是原来纯粮食农业的概念,而是以土地为本、以生态为根,服务于农村和城市各个产业,整个农业功能除了保证吃饭,还有生态、休闲、旅游、健康、安全。由此重塑了农业业态,以农业为基本,链接各个产业,不断延伸产业链条,使农业变得有搞头。

再比如,整个农业的发展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型。从过去几千年来,面朝黄土背朝天,以密集的劳动投入,来提高土地单产的模式,严重的透支了地力。于是,从2003年开始,开始进行一场革命性的转变:一是转向以机械投入、资本投入为主,来提高劳动生产力。其次,用两种方式实现农业规模报酬,除了2010年开始的提高土地流转,实现适度规模之外,就是扩大服务规模,为农户提供产前、产中、产后的规模化服务,提高服务主体效益,降低农户的生产成本。第三农作物基本上已经实现区域的高度集中化种植。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那么,乡村振兴的标志是什么呢?

刘守英用“活力、活人、活村”来概括。具体来说,新农业要有活力,不仅要提高产业竞争力,还要做到产业的融合、价值的延伸。二是年轻人要进村,外来人也要到村庄,还有就是资助乡村的人,没有这些“活人”进村,乡村是没有领头人的;三是整个乡村要转型,要“活”起来。

在今后乡村振兴的过程中,他认为,其中涉及到的主体,政府要做到不能越位,市场要不能缺位,而且一定要保证农民的主体地位,同时还要找到乡村经济活动的如何组织与如何合作。

对于前些年资本下乡火热一时,但大多数并没有成功,刘守英分析其中原因在于一方面资本跟政府联姻,破坏了农村原有的业态,另一方面就是没有认识到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要是不了解农村的话,就变成了“鬼子进村”。因此,要想成为真正的赢家,就必须懂农民、懂农业、懂农村,还要把握未来的趋势,为农民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