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少谈人工智能,多谈价值

左起: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柏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大艾机器人董事长帅梅、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郭家。来源:中企图库

做ToB很难彻底杀死竞争对手,这是一个长跑。

/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编辑| 马吉英

创业前三四年,人工智能公司图灵机器人一直没有收入,团队如何熬过去那几年,是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论坛主持人柏煜关注的问题。4月14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业木兰年会上,他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郭家。

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论坛主持人柏煜。来源:中企图库

郭家和团队2010年开始创业时就明白这将是一场长跑,当时可选的投资机构并不多,天使轮的额度也大都在百万元以下,而技术创业在三到五年内就开花结果“不太现实”,因此在选择投资时,他们拒绝了传统的三到五年就要退出的投资人,转而选择了真正看好人工智能行业的HTC董事长王雪红等人的投资,让团队少了很多外部的压力。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也常会提起“长跑”的观点,在他看来,计算机视觉公司都在做To B,这就意味着谁都很难彻底杀死竞争对手。长跑一是比拼耐力,也就是自己的核心能力到底强不强,关注核心而不是边界。在技术上有足够多的投入,是“真正能够长跑的很关键一点”。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来源:中企图库

另一方面比的是能量的积蓄,它来源于自己的业务到底做的实不实。只有真正给客户创造价值,把场景做踏实,形成健康的业务模式,才能为长跑积蓄更多的能量。

具有这样能力的人工智能公司自然就成了投资人关注的目标。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阐述的逻辑是,“我们所坚持的原则就是一定要找到最好的、最头部的公司。”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来源:中企图库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此前更多围绕着人工智能应用层,在安防、金融、医疗等领域进行布局,有实际应用场景并且可以解决实际问题,同时可以积累非常多数据不断提升深度学习系统。根据技术和产业发展阶段,红杉也不断在技术层和基础层布局。

“人工智能很多应用在不知不觉之中,润物细无声。对我们来说,并不一定总是在想它的技术有多高超,而是实实在在能落地的场景和解决的问题有哪些。”浦晓燕说。

对于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而言,是否站队巨头以及如何面对巨头竞争都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唐文斌并不担心。通过业务落地获得数据,在他看来是巨头并不具备的优势,也不是通过砸下巨资就能获得的资源。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