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少谈人工智能,多谈价值

中国企业家
04-17 18:49
+关注

左起: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柏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大艾机器人董事长帅梅、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郭家。来源:中企图库

做To B很难彻底杀死竞争对手,这是一个长跑。

/

文| 《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编辑| 马吉英

创业前三四年,人工智能公司图灵机器人一直没有收入,团队如何熬过去那几年,是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论坛主持人柏煜关注的问题。4月14日,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木兰汇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全球木兰论坛暨2018(第十届)中国商业木兰年会上,他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郭家。

展开剩余87%

北京康复之家创始人兼董事长、论坛主持人柏煜。来源:中企图库

郭家和团队2010年开始创业时就明白这将是一场长跑,当时可选的投资机构并不多,天使轮的额度也大都在百万元以下,而技术创业在三到五年内就开花结果“不太现实”,因此在选择投资时,他们拒绝了传统的三到五年就要退出的投资人,转而选择了真正看好人工智能行业的HTC董事长王雪红等人的投资,让团队少了很多外部的压力。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也常会提起“长跑”的观点,在他看来,计算机视觉公司都在做To B,这就意味着谁都很难彻底杀死竞争对手。长跑一是比拼耐力,也就是自己的核心能力到底强不强,关注核心而不是边界。在技术上有足够多的投入,是“真正能够长跑的很关键一点”。

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来源:中企图库

另一方面比的是能量的积蓄,它来源于自己的业务到底做的实不实。只有真正给客户创造价值,把场景做踏实,形成健康的业务模式,才能为长跑积蓄更多的能量。

具有这样能力的人工智能公司自然就成了投资人关注的目标。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阐述的逻辑是,“我们所坚持的原则就是一定要找到最好的、最头部的公司。”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浦晓燕。来源:中企图库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此前更多围绕着人工智能应用层,在安防、金融、医疗等领域进行布局,有实际应用场景并且可以解决实际问题,同时可以积累非常多数据不断提升深度学习系统。根据技术和产业发展阶段,红杉也不断在技术层和基础层布局。

“人工智能很多应用在不知不觉之中,润物细无声。对我们来说,并不一定总是在想它的技术有多高超,而是实实在在能落地的场景和解决的问题有哪些。”浦晓燕说。

对于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而言,是否站队巨头以及如何面对巨头竞争都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对此唐文斌并不担心。通过业务落地获得数据,在他看来是巨头并不具备的优势,也不是通过砸下巨资就能获得的资源。

但他也保持着头部创业者共有的危机感,“深度学习是不是所谓通往人工智能的最终框架和模型呢?不一定。”他的思路是,要在基础研究上保持足够多的投入,这样即便出现新技术也可以保证旷视在第一梯队。

图灵机器人联合创始人郭家。来源:中企图库

图灵机器人所在的自然语言处理领域,创业者和巨头的竞争正在智能音箱上如火如荼展开。郭家认为一年之后“音箱大战必然走向最终只剩两家左右的局面”,到那时这两家抢走了入口,有可能会像亚马逊一样对外开放生态。图灵机器人的选择就是在新的平台下,成为一个比较好的CP(内容提供商)或者是SP(服务提供商)。

图灵机器人的选择并不多。作为一家创业公司,他们也无法像巨头那样赔钱做硬件,“每卖一台亏100块钱,卖100万台亏1个亿,这种做法创业公司烧不起。”郭家说。因此图灵机器人选择坚守自己的角色,只做软件,而且也不打算扩展到方言。

帅梅同样选择了一个非常明晰的方向,她担任董事长的大艾机器人是一家专注于康复机器人软硬件研发的人工智能公司,她认为在医疗领域,人工智能和智能化将会为医疗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说“颠覆性”变化,一定要“慎重”。

大艾机器人董事长帅梅。来源:中企图库

“人特别复杂,看起来表现是一样的病症,其实原因是不一样的。”帅梅说,只有结合每个病人具体的情况才能做出最好的诊断和手术,在这些方面医生的作用不可替代,但在一些辅助领域,人工智能也许会大有所为。

作为一名女性人工智能创业者,帅梅觉得自己的优势是更有亲和力,也就更容易集合技术大牛们一起工作。在团队向前冲时,她需要像军队的“政委”一样,不断去做思想工作。

“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发生。”说起在人工智能创业七八年的感受,郭家搬出墨菲定律,“如果你觉得哪里会有风险,没有做得足够好,或者你忽视了它,不好意思,这个坑你早晚会踩。这样代表着你可能过于乐观,轻视竞争对手的强大。”

乐观也的确是人工智能创业和投资中的主旋律,这也让是否泡沫化的讨论长期伴随。在浦晓燕看来,人工智能发展的趋势明确,而且在各个领域的确创造了实实在在的价值,赋能传统产业,改写产业格局。

“投资人虽然钱很多,但他们并不傻。”唐文斌表示,人工智能技术能够赋能不同的行业,有巨大的价值存在,投资人才愿意去投那么多钱。

在质疑与担忧中,人工智能风口已经持续了两年多,唐文斌半开玩笑地说,几乎每一家名字中带“电”的公司都说自己是人工智能,而旷视内部却并不这样定义自己,他们更愿意认为自己是一家“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产品和方案(或服务)公司”。

唐文斌强调,人工智能本质上是手段,要拿手段解决问题,而那个问题才是真正需要关注的。“大家其实可以少谈一些人工智能,多谈一些客户价值。”唐文斌说。

值班编辑:高又又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