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中华V7身上,窥探华晨的前半生

华晨旗下的自主品牌命名“中华”,与一汽“红旗”遥相呼应。从取名上,可以窥见当时创业者的一些寄托。借着昨晚“华晨集团追梦中华V7之夜”,我们来聊聊华晨汽车的前半生。

媒体常常将华晨的前半生以2002年划界,因为2002年之前的华晨姓仰。

仰融,华晨的标志性IP,一度是中国汽车界的资本运作高手,也一度是中国财经圈的风云人物,被跨国通缉后出走美国。限于篇幅关于他跌宕起伏的经历不在详细介绍,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深入了解下。这里用他自己人生中3个重要的节点来窥探一下华晨的前半生。

第一,发生在1992年10月,他操作组建的“华晨中国汽车”(CBA)在美国纽约成功上市,这是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第一例。

1991年,他控股了一家陷入困境的国企——沈阳金杯,仅一年后,他就将其以“华晨汽车”之名,带到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开创中国企业海外融资第一案,引爆华尔街。

此后,他更在汽车领域全面布局,牵手国际汽车巨头,将华晨打造成在国内排名第四的车企,还造出被誉为“中华第一车”的中华轿车,一时风光无二。

第二,1995年1月,华晨接管国有的“金杯客车”管理权。

当公司上市两年,但整体面貌仍是老国企的样子——经营体制陈腐,人浮于事,所以他向当时沈阳市的领导班子,提出了接管金杯客车的申请,并承诺两三年管不好自动交权。市领导同意了,因为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后来,一款对标长春一汽“小解放”的客车“海狮SY6480”出现了,由于外形和质量都比小解放好,售价也更低,小解放则五无招架之力,一战即溃陷入严重亏损,仅两年后就消失了。

第三,打造一款超越一汽“红旗”的“中华第一车”

当仰融在客车领域一炮打响后,开始挑战更高的目标——制造轿车,制造一款超越一汽“红旗”的“中华第一车”,这便是“中华”品牌的由来了。

在打造第一辆轿车期间,仰融控股了一家陷入困境的“军工厂”——沈阳航天三菱发动机制造公司,初步解决了发动机的问题。为了解决科研瓶颈,仰融牵手清华大学,组建清华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当然,后来还拉来了宝马总部与华晨的合作。

当第一辆中华轿车在清华大学展示时,仰融表示,这车“开起来像宝马,坐起来像奔驰,而价格却像桑塔纳。”“到2006年,中国汽车业滩头阵地上,唯一敢向外国企业叫板的,是我华晨。”

如此豪言壮志如今看来不免令人唏嘘,不是仰融没有能力实现,只是因为后来的罗孚项目让他丧失了对华晨的掌控,走到了政府的对立面,最后不得不出走美国。

...................前半生分割线...................

其实在仰融出走之前,华晨打算与罗孚、雷诺、雪佛兰等品牌合作,后来随着仰融的出逃美国,之前计划的品牌合作也不了了之,华晨的影响力也日渐甚微。

2017年12月15日,雷诺与华晨汽车宣布成立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但这已是15年之后了。

仰融时期的华晨,已经打下较好的早期基础,是华晨而不是别的企业拿下了德国宝马的中国合资名额。这么多年来,宝马只有华晨一家中国合资伙伴,直至今年才决定拿MINI品牌与长城合资SUV车型。

在昨晚,华晨汽车在北京举办了“华晨集团追梦中华V7之夜”,主角是中华V7。它身上有着强大的“宝马背书”——宝马同源发动机、华晨与宝马联合推出的M8X平台、酷似宝马的“鸡腿档把”...

中华V7能否打个翻身仗?沸点菌并非这样认为,刨去强大的宝马背书它好像也并没有其它看点了。

或许如此强大的宝马背书掩盖了中华V7在安全配置上的的不负责。据了解,中华V7全系8款车型均无配备前/后排头部气囊,仅有2款配备前排侧气囊,而后排侧气囊均无配备。

这样的配备未免有点令人汗颜,在销量不错的宝骏530身上,18款全系共8款车型,1款配备前/后排头部气囊、5款配备前排侧气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的华晨,不仅被吉利、比亚迪等后起之秀甩在后边,甚至连众泰这类企业的名气和形势都有追不上的趋势,未能维系一线,地位一路下滑,好似一位早早成名的极具潜力的明星后来却泯然于众让人惋惜。

多年来,华晨“用市场换技术,用宝马反哺中华和金杯”并未收到预期效果。华晨宝马成为整个华晨重要的收入来源,用业内一句话来讲:长期的合资合作让华晨坐享其成,丧失了对自主品牌的驱动力,也浪费了自主汽车发展的黄金十年。而浪费的这十年,怎能是一辆车就能换回来的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