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建孟:一个舞龙人的故事 一代龙狮精神的传承

发现城市里的不经意

也是一种愉悦的旅程

话事人:小鸡

周建孟,青秀区长塘镇楞仲坡人,青龙江舞龙艺术团团长,他的大半人生,都在和芭蕉香火龙打交道。

长塘镇建圩历史有700多年,沉淀了相对稳定的社会风俗和文化传统。逢节必现的芭蕉香火龙,便是长久以来支撑长塘传统文化的元素之一。

关于这条龙,流传最广的故事版本是这样的。

300多年前,长塘镇一带大旱,在当地修炼的南海龙太子巴龙化身芭蕉林,供缺粮的百姓摘蕉叶、剥蕉秆充饥度过灾荒,不料龙太子此举反被玉帝责罚。受恩于他的长塘乡民得知后,便集体以芭蕉叶为衣,又用芭蕉叶扎成龙的形状,起舞告天请愿。在一月十八那天,长塘下起了倾盆大雨,长塘湾漂来许多芭蕉叶,其中有个木刻的笑佛栩栩如生,人们认为这是巴龙显灵,就把它供奉起来,视为菩萨。之后,逢年过节,特别是每年的正月十八,当地人就会用芭蕉叶扎龙插香,在田间地头起舞,以纪念巴龙太子、并祈求春福。

仪式沿袭续至今,成为重要文化传统。

记者 杨琳 摄

三百多年的时间,十万多个日夜里,芭蕉香火龙仍然能生生不息,这不仅是因为村民对自然保持着敬仰之心,还得益于他们对保持对传统文化传承的那份热情。

青秀区楞仲坡,是人们口中的芭蕉香火龙之乡,那里生活着1000多户人,家家户户都扎龙,人人都能舞龙,有的村民,舞起龙来便是一辈子的事情。

周建孟,便是他们的缩影。

周建孟17岁开始,便随村里的老人学习舞龙以及香火龙的制作。

以前没有这么讲究,舞龙的套路也很随意,周建孟全凭一股子的兴趣和热情。不管是大大小小的节日,还是隔壁村屯扫墓祭祀,只要有舞龙的,他都去参加。

舞的是通常是一公一母两条龙,公龙肚子是红色的,龙身用竹子撑起,脊梁用枯黄的芭蕉叶扎制,绿中带黄,看起来威风凛凛,母龙是纯绿色的。不管是舞龙所用的龙身和引珠,还是舞龙队员身上所穿的衣服,全是芭蕉叶做的,连鞋子也都是现编的草鞋。舞龙所用的所有道具和衣服都是自己做。每表演一次,就需要做一次龙身和衣服。直到现在,制作一条完整的芭蕉香火龙,周建孟还是需要八个小时不停手的工作。

龙头披上芭蕉叶后,重达四十多斤,很费力气,但也是考验舞龙技术的关键点,龙头走的好,龙身才会流畅。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各方面水平的提升,周建孟和其他舞龙的师傅增加了许多舞龙招式:醒龙、龙翻身、龙戏珠、龙驾雾、龙降雨、谢龙、请龙归潭。“其实舞什么龙都一样,但改变了套路和招式,我们就不一样了”,周建孟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