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建孟:一个舞龙人的故事 一代龙狮精神的传承

深度广西游
04-17 17:34
+关注

发现城市里的不经意

也是一种愉悦的旅程

话事人:小鸡

周建孟,青秀区长塘镇楞仲坡人,青龙江舞龙艺术团团长,他的大半人生,都在和芭蕉香火龙打交道。

长塘镇建圩历史有700多年,沉淀了相对稳定的社会风俗和文化传统。逢节必现的芭蕉香火龙,便是长久以来支撑长塘传统文化的元素之一。

展开剩余94%

关于这条龙,流传最广的故事版本是这样的。

300多年前,长塘镇一带大旱,在当地修炼的南海龙太子巴龙化身芭蕉林,供缺粮的百姓摘蕉叶、剥蕉秆充饥度过灾荒,不料龙太子此举反被玉帝责罚。受恩于他的长塘乡民得知后,便集体以芭蕉叶为衣,又用芭蕉叶扎成龙的形状,起舞告天请愿。在一月十八那天,长塘下起了倾盆大雨,长塘湾漂来许多芭蕉叶,其中有个木刻的笑佛栩栩如生,人们认为这是巴龙显灵,就把它供奉起来,视为菩萨。之后,逢年过节,特别是每年的正月十八,当地人就会用芭蕉叶扎龙插香,在田间地头起舞,以纪念巴龙太子、并祈求春福。

仪式沿袭续至今,成为重要文化传统。

记者 杨琳 摄

三百多年的时间,十万多个日夜里,芭蕉香火龙仍然能生生不息,这不仅是因为村民对自然保持着敬仰之心,还得益于他们对保持对传统文化传承的那份热情。

青秀区楞仲坡,是人们口中的芭蕉香火龙之乡,那里生活着1000多户人,家家户户都扎龙,人人都能舞龙,有的村民,舞起龙来便是一辈子的事情。

周建孟,便是他们的缩影。

周建孟17岁开始,便随村里的老人学习舞龙以及香火龙的制作。

以前没有这么讲究,舞龙的套路也很随意,周建孟全凭一股子的兴趣和热情。不管是大大小小的节日,还是隔壁村屯扫墓祭祀,只要有舞龙的,他都去参加。

舞的是通常是一公一母两条龙,公龙肚子是红色的,龙身用竹子撑起,脊梁用枯黄的芭蕉叶扎制,绿中带黄,看起来威风凛凛,母龙是纯绿色的。不管是舞龙所用的龙身和引珠,还是舞龙队员身上所穿的衣服,全是芭蕉叶做的,连鞋子也都是现编的草鞋。舞龙所用的所有道具和衣服都是自己做。每表演一次,就需要做一次龙身和衣服。直到现在,制作一条完整的芭蕉香火龙,周建孟还是需要八个小时不停手的工作。

龙头披上芭蕉叶后,重达四十多斤,很费力气,但也是考验舞龙技术的关键点,龙头走的好,龙身才会流畅。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各方面水平的提升,周建孟和其他舞龙的师傅增加了许多舞龙招式:醒龙、龙翻身、龙戏珠、龙驾雾、龙降雨、谢龙、请龙归潭。“其实舞什么龙都一样,但改变了套路和招式,我们就不一样了”,周建孟说。

舞龙时候的伴奏配乐借鉴师公戏里的八音律,敲锣打鼓,增添气氛。场面越热闹,人就越容易被感染,这就是让周建孟对芭蕉香火龙四十多年来依旧保持着热情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原因,便是芭蕉香火龙带给他的那份荣誉感。

芭蕉香火龙曾经沉睡过一段时间。

制作香火龙的除了芭蕉叶,还需要竹子、布料等材料,成本算下来,一条龙所需要的费用不少。在旧时,各村各户能花在这方面上的并钱不多,再加上在那个时候舞龙的主要功能局限于祭祀和祈福,当时芭蕉香火龙整体的发展,处于少、散、乱的状态,存在感并不强。

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周建孟用着自己的方法去试图唤醒这条双眼迷离的龙。

村屯里的乡亲们因为小事而拌嘴,周建孟就把他们拉进自己的舞龙队中,因为舞龙需要相互协作,有些事情一起同心同力去做了,矛盾自然就消失了;村里面的妇女喜欢跳广场舞,以此锻炼身体,周建孟说服她们加入自己的舞龙队,跳舞龙时的舞蹈,从此,动次打次的喇叭换成了传统的八音律伴奏,每晚舞一舞,锻炼的程度更大。

渐渐的,周建孟所带领的楞仲坡舞龙队在南宁周边渐渐有了些小名气。

四月初八的军山庙会、中秋、元旦等,只要有喜庆或者祭祀的节日,人们都喜欢请他们去表演舞龙。演出多了,收入也多了,舞龙队慢慢形成了自给自足还有些许盈利的模式。

高光时刻从2010年开始。长塘芭蕉香火龙和良庆区缸瓦村香火龙合二为一,入选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编号为第136号。从此芭蕉香火龙获得了更为广阔的传播渠道,青秀区政府也开始增加对芭蕉香火龙文化的投入力度,并拨出专款用于非遗申报。

2011年6月。在浙江省宁波市举行的第十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舞龙大赛中,周建孟带领的楞仲坡芭蕉香火龙队与来自全国各地的16条龙同台竞技、群龙共舞。

那次比赛中,周建孟的队伍起初并不被看好,披着芭蕉叶的香火龙显得土气,但随后,舞动起来的龙流光溢彩,那芭蕉叶如龙鳞一般,不停的抖动,十分飘逸。周建孟和队员们就用所举起的芭蕉香火龙,展示了壮族文化起源和独特的特色文化,成为舞龙大赛上一道独特亮丽风景,一举夺得了金奖。

在同年,在周建孟等芭蕉香火龙传承人的努力下,经过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评审组评估,正式授予南宁市青秀区“中国芭蕉香火龙之乡”称号。

2013年,在南宁举行的中国(南宁·青秀)舞龙展演暨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艺术表演奖评奖活动中,青秀区的芭蕉香火龙终夺魁,那是民间文艺界的最高奖项。

到现在,在青秀区已经形成——只要过节,就能见到这条苏醒的龙。东盟博览会上能见到芭蕉香火龙,元宵闹花灯能见到芭蕉香火龙。

芭蕉香火龙已经深深烙在青秀区对外的文化名片上。

2018年,楞仲坡的舞龙队已经扩充到100多人,最年轻的20出头,最年长的70多岁。与芭蕉香火龙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周建孟,现在已经“退居二线”,奏起八音律,为舞龙伴奏。他每年还坚持抽出时间到长塘镇周边的学校,教授学生扎龙舞龙,“学生很喜爱,老师很热情”,周建孟说。

当被问到“对于芭蕉香火龙自己还有什么遗憾?”的问题时,周建孟说:“我们这个文化产业已经兴旺起来了,而且队伍团结,后继有人,遗憾是没有了,但是还有着期望,这条龙在长塘已经舞动了300多年,我希望后人能继续发扬,把我们的文化传统传承下去,再上一个台阶!”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